你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文娱 >

走近独门专业︱宁职院乐器制造:每把琴都很有灵性

转载于浙江在线 |2017-01-14 13:47:48|
0

  编者按:从1月初起,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带您走近一个个高职“独门”专业。独门专业反映着时代的变化,蕴含着地域文化的积淀,是职业教育投身教改的勇敢尝试。继介绍金华职业技术学院的VR和无人机专业、浙江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的黄酒酿造专业之后,今天我们介绍宁波职业技术学院的独门专业——乐器制造。

  

    浙江在线1月14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石天星 通讯员 刘沪波)想写这个专业很久了,因为它是那么美,美得古典,美得富于层次,结果,反而不知该从何写起了。不如,先来欣赏它的美——看看它是做什么的?丰满的体型,优美的弧度,琥珀般油润发光的颜色,发出光彩华丽的声音。

QQ图片20170113111413.jpg

  这是提琴——目前这个专业主要制作的乐器,而从今年3月起,还要新增一种乐器——琵琶。这个专业就是宁波职业技术学院的乐器制造专业,在全省乃至全国的高职院校中都独一无二。1月12日,记者来到这个学校探访。

  木地板、木墙壁,漂浮在空气里的木屑清香,各式各样木作手艺离不开的刀具,以及如凝固的交响乐般随处可见的乐器成品或半成品,像在揭示着一个大多数人未必有幸进入的艺术世界,同时又是一个正从我们生活中消逝的手作、不浮躁的世界。

QQ图片20170113112048.jpg

QQ图片20170113111302.jpg

  上到二楼,胡晓光提琴工作室里亮着灯。介绍这个独门专业,胡晓光是一个不得不提的人。他原本是一名古典音乐教师,小提琴演奏造诣颇深。人到中年,却忽然转向,跟随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国内首屈一指的提琴制作工艺师华天礽学提琴制作,获国家二级提琴技师证书,是乐器制造专业负责人。

QQ图片20170113111646.jpg

  早上7时,胡晓光就来到工作室。他近一个月来一直在修复一把有着300多年历史的小提琴。小提琴的内腔揭开之后,能看到多处修复的痕迹。“一直有人修,就说明一直有人用,是一把好琴。”胡晓光说,小提琴越是年代久远,木材的震动和弹性越好。

  工作室里特制的架子上,悬挂着两排已经做好的小提琴和中提琴,制琴的木材都是10年以上的老木头,最老的30多年。胡晓光指给记者看,哪些是斯特拉斯瓦里琴型,哪些是阿玛蒂琴型。“小提琴的价值来自它的历史、故事、音质、做工等。”胡晓光工作室制的琴是市场上普通小提琴价格的10倍。他说,选提琴要看材质、手感、声音,声音尤为重要,声音主要看音色、音型、音量、灵敏度、穿透力等。

QQ图片20170113125649.jpg

  2007年,宁职院乐器制造专业正式招生,胡晓光挑起了提琴制作的开创重担,每年最多只招25个学生,他的培养理念是“让会乐器的人造乐器”,所以学生学乐器制造和学演奏的课时各占专业核心课程的50%。胡晓光说,之前,国内只有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开设有乐器修造专业,每年只招1到3名,高职院校开设乐器制造专业的,宁职院是第一家。“我们这个专业培养的不是单项技术的操作工,而是既会演奏又知晓乐器制造性能的跨界复合型人才,我希望他们学得深、走得远,将来能跟外国制琴师比技术。”

  十多年前,在上海乐器展上,胡晓光看到一把材质、工艺、漆工皆属上乘的小提琴,可就是出不来好声音,胡晓光虽不懂制琴,但拉了几十年小提琴练就了一双特殊的耳朵,他凭感觉给琴行老板提了些提琴制作上的改进建议,结果这把琴的声音果然就好了很多,价格翻了10倍,还被一位外国顾客抱起来就走……这件事促发了胡晓光从零开始学制琴的想法。

  后来,胡晓光发现,乐器制造其实是个亟待发展的行业,需要更多新型的一线技术员工,而这正是职业教育所能做的。“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乐器出口国,江苏泰兴有中国提琴之乡之称,北京的周口店、马甸桥几乎家家户户都做琴,虽然做琴的木材蛮好,但生产的是中低端琴,出口到国外后被当作毛坯进行精加工,再重新贴牌卖到世界各地,外国企业从中赚取10到20倍的利润。”

  在提琴制作实训室,2015级的两个男生严建国和刘帆,正站在各自的工作台前制作小提琴,一只小音箱放着轻快的音乐。“很喜欢这个专业,自己动手创造出一件东西来,很有成就感。”严建国给我看他桌子下面的一个琴盒,里面装着他去年5月做出的第一把小提琴,而现在他正在做第二把,尽管入学之前器乐零基础,但现在他已经能在宁职院的弦乐队担任中提琴演奏。

QQ图片20170113111355.jpg

QQ图片20170113121418.jpg

  “勤奋的学生两年能做3把琴,不用功的学生两年做一把琴。”胡晓光总是对学生说,心态要调整好,静下来学、做,干什么都是要付出的。“先做事,长期做一件事,才会有出息。”

  几百年前,意大利制琴大师斯特拉斯瓦里制作的小提琴,如今的市场估价是1.7亿元。在国外,古琴修复师修复一把古琴的报酬是古琴本身价值的20%。这些事情,胡晓光也会讲给学生听。

  从下个学期开始,琵琶制造方向也会正式招生。给学生们上琵琶制作专业课的是70多岁的中国民族乐器(琵琶)制作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俞小鲁。胡晓光说,俞老先生是宁波地面上身怀绝技的奇人,也是很有思想的一个人。“他是全国四大制琴师之一,但一辈子没有收过徒弟,就是不希望别人只为了生计来跟他学。我们高校请他,他很愿意,认为我们这个平台很好。他过来上课时,可以请人做一些跟踪记录,拍摄视频、编写教材,将来完善、出版,把他的制琴技艺传承下去。”

  目前,乐器制造专业总共有4名专职教师、6名兼职教师,下设提琴制作和钢琴调律两个方向。钢琴调律专业是和宁波本地的大型钢琴制造企——中国海伦股份有限公司合办,来自“海伦钢琴”的国家一级钢琴调律师孙志先,每周都来给钢琴调律方向的学生上课。

QQ图片20170113121426.jpg

  在“海伦钢琴”北仑厂区,2012年从钢琴调律专业毕业的郭腊香在有500多人的总装车间担任质检师。她带着记者参观了钢琴装配的各道工序。车间主任对记者说,普通工人成长为质检师至少要两年,而郭腊香只用了8个月。“她在学校掌握了丰富全面的专业知识,所以上手快,更有优势。”

QQ图片20170113111440.jpg

QQ图片20170113111445.jpg

  和郭腊香同期进入“海伦钢琴”的同学很多都走了,因为在企业天天给钢琴调音练就出的业务能力,让他们有了更多选择,或进入琴行做调律师,或自己开工作室创业,或继续求学深造。

  从“海伦钢琴”回宁职院的路上,胡晓光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奥地利的贝森朵夫钢琴已经有几百年历史,历史上曾5次濒临倒闭,直到著名钢琴家李斯特弹过一次贝森朵夫钢琴后激动地说:“我终于找到了我最好的武器。”在此之前,由于李斯特弹琴时激情飞扬,经常把钢琴弹得报废。从那以后,贝森朵夫钢琴走入坦途,延续至今,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钢琴。

  “工厂的流水线,是造不出真正的好琴的。我去贝森朵夫参观时,他们的技术总监拍着胸脯对我们说:‘我们这里的每一架钢琴都是有灵性的。’为什么?”胡晓光微微一笑,夹杂着银丝的头发在风中轻颤,“他们每年只生产几十架,每台售价几百万元。”

  ,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