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文娱 >

全国首个网文研究院运行在即 浙江作家求办这件事

来源: 浙江在线 |2017-06-05 06:39:33|
0

  浙江在线6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李月红)在中国文坛,李敬泽是一个独特的存在。

  作为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坊间有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文学青年进京三件事——登长城、吃烤鸭、见敬泽。他们尊称李敬泽为“青年作家教父”。

  5月底,这位“青年作家教父”来到杭州,调研浙江作家深入学习贯彻习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精神,以及收集对中国作协推进工作意见建议。

  议题之一,就是关于一个多月前,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在杭州挂牌,这是全国首个网文研究院。蒋胜男、管平潮、夏烈等10多位浙江网络作家、业内评论家应邀对研究院运行事宜建言献策。

  没想到,心直口快的浙江网络作家开口第一个要求便是:社会上不能一提网络作家就冠以“暴发户”,这个锅我们不背,求为我们正名。

  疯丢子求正名,李敬泽点赞

  “社会上一说到网络文学,就是几千万粉丝几千万收入,给公众留下一个暴发户形象,这样很不好。”

  90后网络作家疯丢子一开口,就道出了自己的困惑。这位曾以作品《战旗1938》获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的年轻作家,对传播认知偏差带来社会负面影响有深刻的体会:她曾亲眼看到有青少年为了追“大神”(网络作家的称呼)不惜辍学。

  “事实上,网络作家不是这样的形象。”疯丢子说,这个群体以“日更6000字”的速度勤奋写作,不断追求作品内容的生动和深度,并不是媒介所传播的那种形象。

  这话说完,全场都笑了。

  李敬泽连连点赞,“网络文学是近年来出现的一个巨大的文学现象,要加快建立起与其经济价值相匹配的社会价值、文化价值的评价体系。这套体系不建立起来,总书记对我们文学创作提出‘社会效益第一位’的要求就实现不了。”

  俩人有这番对话的起因,要向后回溯一个月。

  4月14日,由中国作协、浙江省作协和杭州市文联三方合作建立的“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在杭州市江南文学馆挂牌。

  在落户仪式现场,李敬泽对研究院有个期待:希望这里能聚集我国网络文学界一批权威专家,重点研究我国网络文学最前沿发展态势和创作现象,探讨并总结网络文学创作、产业、传播一体化的理论成果,建设我国网络文学业态和产业智库。

  选择杭州,基于浙江正快速成长为中国网络文学的重镇。浙江在全国率先建立省级网络作协,构建起省市县三级联动组织;《盗墓笔记》《甄嬛传》《芈月传》《斗破苍穹》……网络文学的“浙江现象”引人注目;浙江活跃的网络作家有1000多人,涌现了一批年版税收入数百万元的“大神”。

  管平潮求精品,日更易掏空作家

  见到文学偶像,难免不激动。虽然已被无数70后80后奉为“大神”,管平潮拿起话筒时,激动得语速加快,语无伦次,连连向李敬泽表示歉意。

  “一天成了三更四更五更,哪怕是文笔再好,一天万字更新下来,也成自来水了。”管平潮说,网络文学身逢盛世,更应该精细化创作,避免低级的快感,加强对作品人物、故事、文本、结构等创作的深度思考。在他看来,网络文学不能精雕细琢,这是一个视野狭窄的看法。

  网络作家华表表达了相同的观点,日更更容易掏空以“宅”著称的网络作家群。他注意到,在本世纪初,每个礼拜至少能在网文圈找到一本好书看,现在一个月都找不到一本。“每写一部作品,掏空一些,精品创作就会更难些”。

  网络作家“紫气东来”则十分担心资本过度介入,会对网络文学的创新力造成较大冲击。

  “网络文学研究院应该引导认真的态度,有诚意的写作。”管平潮认为。研究院应引导网络作家向传统文学作家学习,看《艳阳天》《山乡巨变》等文学名著;组织专家讲座,广阔网文作家的视野,增加他们的知识储备。

  华表建议研究院多提供一些采风体验活动,在“行万里路”中积累知识,把写作中掏空的那部分填回去。

  咪咕数媒出版部总监傅晨舟则希望研究院能给予优秀网文作品更多关注,比如像传统文学精品研讨会等之类。

  “做网文榜单和奖项目前看来是成功的,作家们在榜单上确认了自己的文学坐标。”评论家夏烈认为。近年来,“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中国网络文学双年奖”的设立,一大批优秀网络文学作品得到了亮相的机会。

  夏烈的这一观点得到了全场网络作家的赞同。管平潮借此“委屈”地说,自己的作品《血歌行》上了2016年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年榜,他还特意想以此来修正自己在社交平台上的身份标签,结果发现没有证书凭证无法修改,“证书就是对精品创作的最大肯定,我真的很在乎,证书你快点来吧。”话音未落,全场又笑了。

  蒋胜男求走出去,产业开发待完善

  在浙江,网络文学的发展,与省委对发展“文化+互联网”万亿级产业的目标有一定程度的关联。

  在浙江网络作家群看来,近年来网络文学的异军突起,既是一种文学现象,也是一种产业现象。

  网络文学作品的产业转化能力究竟有多强劲?最近网上流出一张网络作家版税榜,唐家三少以12.2亿名列第一,雨魔以1000万元排位20。管平潮在朋友圈发文:“榜单发布的是前一年的收入,我差不多能排中间。写书收入高,挺开心的,还了房贷,剩下的呢,慢慢还。”

  在现场,管平潮丝毫不避讳。他说,自己的原创作品已经全卖出去的,就连最近想写的书,才只有两三行字的创意也卖出去,版权还创新高,甚至于导演的开机时间都确定了。

  网络作家“善水”也亮出自己的家底:去年刚开了一个网文网站,到目前影视权销售了三四部,年盈利有1200万。

  这样的转化成绩着实不错。那么,一部作品的产业链可以走多远呢?《芈月传》作者蒋胜男给出了这样的设想:在泰国堵车途中,她想到作品是不是可以做成广播剧,收获大量粉丝听众;在上海,她与上海昆剧团合作,尝试将《芈月传》改编成昆曲;在温州,她作为政协委员,呼吁建立网络文学众创空间,开发网络文学衍生产品助力地方经济转型。

  网络作家“发飙的蜗牛”则建议,随着中国网络文学在国际影响力的日益增强,网络文学作品在创作伊始就应该完善版权机制,对作品进行同步产品开发。网络作家“夜摩”则补充认为,网络文学在走出去过程中,应该建立海外传播筛选机制。

  如何更好地“走出去”,省网络作协理事、浙江文艺出版负责人柳明晔认为,研究院需要打通全产业链来做,提供更专业化的走出去指南,比如东南亚喜欢什么样的作品,德国喜欢什么样的作品等精细化数据分析。

  三个多小时的头脑风暴,让李敬泽也受益不少。他说,自己是网络文学领域的一个新兵,目前网络文学很火,研究院的成立要帮助加火,但也要防止烧虚火。在他看来,网络文学无论是作为文学现象,还是产业发展,在现阶段不能放任摸着石头继续走下去,要下大功夫做理论研究,加强网络文学评价体系建设和推广,任何时候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听罢,现场一众“大神”,如小粉丝般欢快地鼓掌点赞,会议这就算热热闹闹地开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