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浙江 >

16岁瑞典女孩来杭寻找亲生父母 当时她身上纸条写了上面一段话

转载于浙江在线 |2017-08-04 09:15:43|
0


  小凤坐高铁赶到杭州

  6月7日,美国波士顿女孩Katie来浙江寻亲,我们陪她一路寻访,为她和两户前来认亲的家庭做了DNA亲子鉴定。虽然暂时没有找到国内的亲人,但这次浙江之行,让她产生一种愿望,想帮助那些和她一样遭遇的人找到亲人。

  Katie的帖子发在facebook上,引起很多相同境遇人的注意。他们辗转通过Katie联系到快找人。

  “我叫Ester小凤,我想找到我的亲生父母。请你们帮我。”一个圆圆脸蛋、圆圆眼睛的小女孩发来消息。

  她叫小凤,今年16岁,来自瑞典于默奥。14年前,小凤被一对瑞典夫妇收养,跟养父母到瑞典生活时,还不到2岁。

  昨天,小凤来杭州寻亲,记者陪她重返故地。

  瑞典妈妈告诉她: 你是中国人

  2001年7月27日22点10分,小凤被发现在杭州儿童福利院(旧址)门口,当时身上有一张纸条:“女孩姜一,出生于七月二十四日,现因家困(等)个人原因抚养不起,请养老院叔叔阿姨。待后回报。父字。”

  这是小凤来到这个世界唯一的一张证明。但小凤很小就知道了这件事。

  “你是中国人。”瑞典妈妈告诉她:“你的母语是中文。”

  为什么我是中国人,却在瑞典生活?9岁时,小凤开始思考,自己的亲生父母长什么样,现在哪里?

  在学校,小凤学习瑞典语、英语的同时,还跟一个来自北京的老师学中文。

  爸爸妈妈把关于她的收养资料给她看。资料里,有那张放在她襁褓里的纸条,她一一照着写,还学着写自己的中国名字,学会了说爸爸、妈妈,她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对着自己的亲生父母,叫一声“爸爸、妈妈”。

  这个暑假,小凤9年级毕业,想来中国寻找亲生父母。

  她瑞典的爸妈没有阻止,他们疼爱这个女儿,给她买了机票,收拾好行李,甚至为她报了一个上海的中文学习班,让她更好地了解中国,更好地寻亲。之所以选上海,是因为上海离杭州近,方便寻找。

  10天前,小凤坐了十多个小时飞机,转机到了上海,“我想到杭州找爸爸妈妈”。

  昨天一早,小凤坐高铁赶到杭州。

  她是一个独立的姑娘。她对中国并不熟,但她说,自己就是看地图查网络,怎么坐车,怎么买票……都是自己搞定的。

  第一站:杭州儿童福利院

  见到了喂养过她的顾阿姨

  “快找人”与杭州市儿童福利院联系,小凤待过的杭州市儿童福利院旧址在瓶窑,但已经拆了,新的福利院在花坞。

  到福利院,李院长看到小凤,一直笑,我们刚坐下,门就被推开一条缝,随后传来爽朗的声音:“很像,真的很像,脸盘一点都没变。”

  她是曾照料小凤的顾阿姨,走到小凤跟前,激动地说:“太像了,眼睛一模一样,大大的很漂亮。”

  小凤曾在照片上无数次看见过顾阿姨。

  瑞典妈妈来收养她时,有心收集了小凤在福利院生活的纪念物,有一张她在福利院的照片,里面就有顾阿姨。

  李院长说,接到快找人的电话后,她问顾阿姨,“你还记得叶小凤吗?”顾阿姨马上说,记得啊,就是胖胖的那个。

  昨天一大早,顾阿姨从瓶窑赶到福利院,“看到带过的孩子,现在长得这么健康,过得这么幸福,心里真是特别开心。”顾阿姨说,自己当年很喜欢小凤这个孩子,小凤刚被收进来时,有唇腭裂,喂养特别困难,但小凤不太哭,胃口也很好,喂饭比别的唇腭裂孩子都要快。

  小凤静静地听着顾阿姨反复说自己那些事,嘴角一点点咧开、上扬,她微笑着问顾阿姨:“你为什么喜欢我?”

  “你很可爱啊,”顾阿姨爽朗地说,当年,只要一逗小凤,她就会笑,笑的时候,特别可爱,“洗澡的时候,你圆鼓鼓的屁股也特别可爱。”

  “我那时候会说话吗?”小凤问。

  “会咿咿呀呀,但不会说句子,”顾阿姨说,小凤被收养时才一岁多。

  小凤爸爸特地把孩子放在门卫室

  可能是想让工作人员早点发现她

  李院长知道小凤来,特别准备了当年福利院旧址的老照片。

  李院长指着照片上一间水泥小平房,“这就是当年福利院门卫室。”当时门卫室对着条土路,土路两边是果园,小凤就在是门口被发现的。

  “这条路很长,小凤的父亲走了那么多路,把孩子放到门卫室外,应该也是想我们救救他的孩子。”李院长说,“十几年前,大家对唇腭裂还不是很了解,也不知怎么治,可能他看到出生的孩子这样,慌了神。”

  在福利院走着,小凤眼睛亮了。

  当年,几乎每个被收养的孩子离开前,都会作为留影背景的那尊雕像,从福利院旧址迁到新址,小凤与顾阿姨、顾阿姨外孙女还有李院长,在这尊雕像前合了影,她说要发给远在瑞典的父母看。

  顾阿姨还带小凤去了3至5岁的“亲亲组”小朋友的生活场所,指着地上的蓝色软垫、白色的钢丝床还有墙壁上的木头扶杆说,“这些都和你当年住的时候是一样的,你还记得当年我经常让你趴在康复球上玩吗?”

  小凤摇摇头,又点点头,她不记得了,但她知道了。

  在我们打算离开福利院时,顾阿姨突然对另一位阿姨喊:“叶小凤回来了,胖胖的那个。”

  阿姨停下脚步,眯眼打量了小凤3秒后说,“她的名字应该是我取的。”

  阿姨姓曹,2001年所有收进福利院的孩子都经过她的登记,福利院取名的惯例是,按照百家姓顺序每一年轮用一个姓,2001年刚好轮到叶姓,所以那一年的孩子都姓叶。

  经她手的孩子实在太多,曹阿姨说,别的都不记得,就记得这孩子脸圆圆,很漂亮,特别是眼睛很大很有神,当时特别流行陆小凤武侠片,所以叫“小凤”。

  当年发现小凤的冯老伯 已经记不清当初情形了

  下午,我们去了瓶窑派出所,在当年出具的证明上面写着报案人是冯**。

  沈教导员帮我们分析,既然孩子是在福利院门口找到的,当时出具证明只是手续。还是要找到当年的冯先生。

  我们联系上冯老伯,他住在瓶窑桥南新村,小凤是后半夜被他发现的,但冯老伯想不起来了,“那会每天都有孩子”。

  小凤说,“妈妈说,当时抱养我时,听说我被遗弃的那个晚上,曾有辆温州牌照的出租车停在门口,我被放在地上后,就走了。”

  “要是这样,我们早就查过去了”,冯老伯说,一般孩子被福利院收养后,前三个月,福利院都会寻找孩子亲生父母,3个月后确认没父母的,才可以收养。

  我们又联系了当时的福利院张院长。张院长也觉得不太可能。

  张院长说,她看到“快找人”的直播,一看孩子的照片就想起来了,“她小时候特别可爱,胖胖的,很喜欢别人抱她”,因为小凤有唇腭裂,在手术前期,她们还特别把她送到专门的看护阿姨家里,进行特别看护。“当时,针对唇腭裂和心脏病,我们培训了一批专业的阿姨。”

  2011年,小凤爸爸妈妈带她回到中国,还专门去找过这位阿姨。“我想看看我住过的地方、住过的家庭,可是他们都搬走了,我很难过。”

  小凤说:

  我想知道为什么他们不养我

  但我不生气

  小凤脸上一直挂着发自内心的微笑,眼神清澈,是个单纯的姑娘。

  她的瑞典父母给她取的瑞典名字里,也用了“小凤”的拼音。小凤每天跟妈妈视频聊天,但他们这次没有一起来,他们希望她一个人独自感受属于她的中国和故事。

  “我在瑞典很开心,但我也想知道我自己的故事。”昨天,她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说,“有时觉得我是中国人,有时又觉得我不是,当我在中国超市买东西时,服务员和我说很多话,我都听不懂,但怕他们觉得我不礼貌,我只能告诉他们我不是中国人。而在瑞典时,我又会跟别人说我来自中国。”

  关于寻找小凤的线索,留在她襁褓里的纸条上写着姜一,可能她的亲生父亲姓姜。

  根据纸条上“请养老院的叔叔阿姨”来看,他可能不是杭州人,一般杭州人都知道养老院和儿童福利院是两个地方。

  要是你有线索提供,请联系我们。


来源: 都市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