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浙江 >

一封1981年的信 里面竟有两张新华电影院的票!

转载于浙江在线 |2017-08-07 08:52:58|
0

  网友“风雨孙策”在19楼发帖说,杭州遇到的奇葩排队方式还有一种,大家可能不太知道,就是每次新邮发售时,早上排队的人用各种方式占位子……

  帖子配发的照片中,有纸箱、纸板,还有4块叠起来的石头。

  “风雨孙策”真名孙策,36岁,安徽人。

  他发的是一组旧照,讲的是2015年6月13日清晨,建国路杭州邮票公司门口的情景。听说当天要发售关于“父亲节”的新邮,上百号集邮爱好者连夜排队,孙策是早上5点多去的,因为离开门时间太早,大家就随地捡东西占位子,然后到旁边去吃早饭。“我来得太晚了,边上能拿的东西都拿光了,我就搬了4块石头占个位子。”

  一张邮票,一个故事,尤其是实寄封。

  前年,孙策从一个爱好者手里,花了3块钱,买了一只实寄封,连邮票、信封,全收了。他回家打开一看,惊呆了,里面是一封信和两张完整的电影票!

  这封信到达杭州邮局的邮戳时间是1981年12月1日。

  从邮戳上看,这封信是从余杭临平寄到杭州的。写信的是位姑娘。

  信是这样写的——

  **,你好:

  很想知道你近来的生活情况,写信告诉我好吗?星期二12月(2号)我可能来杭,等我。

  1号晚六点半至七点(姑娘很用心,把时间写得很仔细,还画了个圈)在文化宫门口,我四点半下班,天气好的话,我一定来,长久没有给你写信,怪我吗?

  近来做些什么,特殊情况也要跟我说说。

  再见。

  落款:某某(两个相同的字,估计是昵称),时间:11月26日。

  随信还夹寄了两张新华电影院的甲级电影票,没有电影名,时间为:12月1日晚场7时55分,座位:二十排11号、9号,票价贰角。

  孙策想,这应该是那个年代青年人的爱情吧,那个写信的姑娘很真诚、很善良,“信的落款是11月26日,电影票是12月1日晚上,说明姑娘先提前来杭州,把票买好了,然后再回到临平,给男孩写了这封信,寄上电影票。”

  我们查阅了《杭州日报》资料,1981年12月1日放映的电影排在前面的有遮幅法彩色戏曲片《李慧娘》,分别在新华、西湖、坑道电影院,以及工人文化宫、江城文化宫放映,其中新华电影院从早上9点起,共放映7场,晚场时间刚好就是7点55分,和这封信上的时间、地点一致。也许当年写信的姑娘就是想约了男孩去看《李慧娘》。

  不知道后来姑娘有没有等到他?

  从电影票的完整度来看,他们没能看成这场电影。

  如果你是这封信的主人,我们帮你保留这段珍贵的历史。有时候,结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曾经有过的美好。当我们读完这封信的时候,心中也泛起涟漪,又记起那青春的岁月。无论你在哪里,愿幸福永在。

  孙策从小喜欢集邮。

  他记不得自己的第一张邮票是什么了,只记得小学三年级,有一天邮差来到村里送信,他看到信上的邮票很漂亮,偷偷撕了下来,被父亲打了一顿。

  因为父亲是小学老师,当年村里的很多信都是直接寄到学校的,一看到来信了,他就跑去找收信人,请收信人把邮票给他,别人看他喜欢,也都很大方。高中毕业后,孙策来到杭州,送过快餐、送过快递,干过跑堂、当过花匠,目前在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策划。

  十多年来,他在杭州换过十多份工作,但集邮一直在坚持。不过因为他手上没有珍稀的邮票,一进一出也赚得不多,仅仅是一种爱好,只要有空,他就去收藏品市场“淘”,看到好看、喜欢的邮票,花一两块钱买下来,投资最多的一次,也没有超过100块钱。

  至今,他手头的邮票,多半是实寄封,也就是盖了邮戳已经使用过的邮票,加上近几年收藏的新票,手里现在有十多个邮票本。

  孙策现在收藏的邮票中,最贵的是2015年整套的浴马图,共15枚,市场价飙到了500元,他舍不得卖,至今还揣在手里。不过昨天他查了下价格,跌到200元了!他卖过最贵的邮票是2014年发售的诸葛亮大整版,当时出售价220元,他赚了98元。

  孙策说,自己不是专业级,顶多算个爱好。

  “一枚邮票不仅仅是一枚邮票,它背后都有故事。我喜欢集邮,就是喜欢找一段段的故事。我想,喜欢集邮的人大概跟我想法一样吧。”

  他记得浙江收藏品市场三楼有个爷爷,80多岁,会弹钢琴,如果收学生的话,一个小时少说200元,可老爷爷喜欢集邮,性子也倔,不顾家里反对,每天就坐在收藏品市场,收邮票、卖邮票,开心得很。


来源: 都市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