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财经 >

从三张榜单看浙江民营企业发展新态势

转载于浙江在线 ||
0


image.png

  浙江在线8月30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袁华明)核心提示:日前,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在济南发布,浙江120家企业进入这一榜单,虽然是近年来数量最少的一次,却依然领跑。记者从发布会现场了解到,浙江入围榜单的企业数量仍然远远高于江苏、广东、山东等沿海发达省份。

  近期接连发布的3张民企榜单,勾勒出了富强浙江的“企业指数”。透过这些榜单,我们看到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下的浙商抉择,也看到了风云沉浮中大浪淘沙的市场真谛,处在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刻,浙商如何才能强者恒强?透过这些榜单,也让我们看到了浙商群体需要补强的短板。

  追逐新风口

  最近一段时间,除了上述由全国工商联发布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之外,还有省工商局、省民营企业发展联合会发布的“2016年度浙江省民营企业百强榜单”以及浙商杂志发布的“2017浙商百富榜”。

  记者发现,这三张榜单尽管上榜浙商有所出入,但基本勾勒出了浙商群体的“画像”。

  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以企业上一年营业收入为主要指标,从中可以看出企业的大和强,但该榜单由企业申报,包括万向等一些知名企业在内都没有申报。“2016年度浙江省民营企业百强榜单”则是工商部门按照以企业年度销售总额(营业收入)为主要依据,参考企业净资产、纳税额、净利润等指标。“2017浙商百富榜”则将搜索范围聚焦于300多家浙江上市公司中的浙籍企业家,以及100余家浙商在省外创办的上市公司,乃至资产体量较大、并由浙商创办的省内外非上市公司。

  虽然不同榜单关注的重点不一致,但总体上进入榜单的企业却大部分是相同的,因为企业做到如此规模,必须有良好的发展“基因”。

  那么,什么样的浙商基因才能进入这些高大上的榜单?

  记者分析这三张榜单发现,上市公司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而且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因为要公告,更加严谨。上榜企业可以说基本上是全国或者区域内知名度较高的,而资本市场往往是他们通往稳健发展的最主要通道。如今,在境内外上市的400多家浙江企业,是浙江经济发展的四梁八柱,总市值已超7万亿元。

  在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列浙江企业第一位的吉利控股集团,同时也是“2016年度浙江省民营企业百强榜单”中的第一名。这是一家在香港上市的企业,财务报表显示近年来发展迅速。不久前发布的半年报显示:吉利汽车上半年营业额达到394.24亿元,同比增长118%;净利润43.44亿元,同比增长128%。

  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等“新”经济代表着未来发展的前景,他们发展迅速,往往会成为榜单上的新秀。今年京东集团进入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第8位,这也是互联网企业首次入围十强,这也让信息经济一直走在前列的浙江企业家们增添了信心。

  做“新”企业,需要新动能。新旧动能接续转换,对民营企业来说是一个大考验,部分退出这三张榜单的浙商几乎与自身发展动能有关。例如,“2016年度浙江省民营企业百强榜单”今年出现了21张新面孔,有不少是新兴产业以及高端装备制造、电子通讯系统等技术密集型行业的佼佼者;同样也意味着有21家企业退出这个榜单,传统行业大浪淘沙,如建筑业、房产或与其密切相关的行业,就有10家此次未能入围,占了将近一半,此外,纺织业及鞋服企业有6家未能入围。

  变革不停步

  作为中国创业创新最活跃的群体,浙商已经以开放心态积极参与全球竞争,演绎与时俱进的时代精神。透过这样一组组略显枯燥的数据,我们从某个角度,见证了企业家财富格局的变迁,感受到自改革开放至今,浙商群体一步步走向成功的轨迹。

  浙商凭着一股子闯劲在改革开放后获得了第一轮发展,进入经济新常态之后,还能不能强者恒强继续领跑?

  正如《浙商》杂志首次推出的“2017浙商百富榜”所坚持的标准那样:甄选每一位浙商,都等同于重新审视他们几乎难以想象的变革求胜。

  “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其中的秘诀是什么?其实很简单,就是根据潮水走势作出精准判断、正确应对。大潮变化多端,加上暗流难以预测,所以弄潮儿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们能够踩对大潮的节拍。

  不断变革,正是浙商勇立潮头的真正法宝。云南浙商李兆西是瑞安人,从做眼镜生意开始,到后来做投资,现在已经转型成一个以大健康、大旅游产业为主的企业家,他每一次成功转型都踩准了时代的脉搏。对于浙商来说,踩准脉搏十分重要,关乎产业未来、关乎融资难易,也唯有如此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很多人看到今年入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的浙商变少了,甚至最近几年呈现连年减少的态势。其实这并不是大危机,反而是某种积极的信号。

  “这恰恰是浙江产业结构调整的一个表现。”浙商博物馆馆长杨轶清分析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基本是按照营业收入来排名的,过去传统制造业企业在销售额方面往往占据优势,而随着经济结构的调整和优化,信息经济等新业态正在崛起,这些成长性良好的企业往往“小而美”,短期内要达到120亿元的入围门槛有较大难度。

  “互联网+”仍是变革的主流,在这次发布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传统产业与互联网加速融合,数据显示,已有244家企业构建了基于互联网的开放协同研发创新模式,有241家企业提升智能制造水平,开展智能化生产。

  这也是浙商变革的主要方式之一。我省入围的盾安集团、正泰集团等都在智能制造领域持续发力,在“两化融合”方面下了不少功夫,正泰集团在工业互联网等领域的研发和生产已经走在了前列。

  《浙商》杂志总编辑臧铯在近期接触了一批知名浙商之后, 这样写道:“他们都对我们习以为常的认知进行了颠覆式的思考,同时也让我们开始重新思考趋势与过程,如何甄别哪些是趋势,哪些又是大趋势之下的过程插曲?产能过剩是一种过程插曲,在解决产能过剩中发展则是一种趋势;在线是一种趋势,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之争则是一种过程插曲;创新创业是一种趋势,运动式的创业潮只能是一种过程插曲。”

  勇立潮头者,往往是不断求新求变者。不断发挥浙江体制机制优势,浙商需要在瞬息万变的市场中不断出新出彩。

  续写富强篇

  不同的榜单可能折射出不同的问题。最近发布的这三张与浙商紧密相关的榜单,也从不同层面、不同视角透露出浙商发展遇到的瓶颈和难题,让我们看到了浙商的优势和短板。

  量大面广的中小微企业撑起浙江民营经济的大半边天,但领跑全国的行业“巨无霸”仍显不足。对比各类浙商榜单、对比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浙江与兄弟省市的入围企业,浙商行业性巨头还有待培育。

  今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的前三甲与去年一样,分别为华为、苏宁和山东魏桥集团。我省排名最靠前的吉利控股集团在榜单中排第13位。同时,在前100位入围企业中,浙江入围企业数量也少于江苏、广东。

  值得关注的是,本次上榜的企业中有6家企业的营业收入突破3000亿元大关,这些企业包括华为、苏宁、山东魏桥、海航集团、正威国际、联想控股等,其中没有一家浙江企业。当然,在没有申报的企业当中,浙江还有像阿里巴巴这样的“巨无霸”。

  通过分析几张榜单,科技和人才仍是浙商需要补强的短板。

  记者在今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发布现场聆听了山东东岳集团董事长张建宏的演讲,他认为,科技创新是企业市场竞争的利器,但科技创新需要着力点和突破点,东岳集团聚焦“两个替代”实现自身转型。“一是国产化替代,瞄准被国外巨头占领的高端氟硅材料市场,发挥本土优势,将国外行业巨头占领的高端市场抢回来;二是替代传统的中低端材料,提高我国航天航空、军工、大飞机、高铁、电子、建筑等关键领域的装备水平。”据了解,通过持续努力,自主创新,东岳集团打破了一系列国外垄断,在氟硅材料领域走到了全球行业的前列。

  对于浙商群体来说,何尝没有类似的体会,而企业科技的进步离不开人才的培养。由于历史原因,浙江高校数量少,比不上同样处于发展阶段的省份,因此在科技和人才方面有着“先天不足”。

  此外,从榜单可以看出我省民企转型升级的轨迹,从块状经济演变而来的浙江区域经济正在从简单集聚向现代产业集群迈进,但步伐还有待进一步加快。例如,位于长兴县的天能、超威两家企业双双入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从蓄电池块状经济转型到新能源产业集群,并形成适度差异化竞争。但从榜单上看,类似情形并不多。

  每一张榜单,我们都能看到他背后隐藏着的短板。作为民企活力最强的省份之一,浙企在新常态下只有更好地补强短板,才能更好地继续领跑。

imag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