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文娱 >

镇馆之宝│乾隆三宝唯缺此宝 百余年后奇迹般回归

来源: 浙江在线 |2017-09-18 09:28:29|
0

  近日,宁波天一阁有一大喜讯,那就是流散于民间长达160多年的《平定两金川战图》又回来了。这部铜版画曾是阁中珍藏、乾隆御赐的三宝之一,也是第一部由中国人制作的铜版画。它都画了些什么?失而复得的背后又有些什么样的故事?这一期,让我们来看看第一部由中国人制作的铜版画《平定两金川战图》的前世今生。  

  浙江在线9月18日讯(记者 俞吉吉 摄影 魏志阳)宁波天一阁藏书楼的收藏史上有一件憾事,那就是《平定两金川战图》于咸丰年间不幸散失。而同为“乾隆三宝”的另外两件珍品,《平定回部得胜图》(》》详情)和《古今图书集成》(》》详情)则一直庋藏阁中。几百年间,“乾隆三宝”独缺一宝,无法圆满,多少让人遗憾,天一阁对这套画作的寻觅也从未停歇。

  近日,全套完整的铜版画《平定两金川战图》又重新出现在了天一阁收藏“乾隆三宝”的库房里。明珠重还,两部图重新双双藏于阁中,珠联璧合、熠熠生辉。

  这是一套怎样的画作?它和同为歌颂战功的铜版画《平定回部得胜图》相比,有些什么区别?这套画作如何在百余年后奇迹般地回归了,是否是散失多年的阁中之藏?

  8月29日,在天一阁新落成的善本库房内,记者探访了乾隆御赐的三宝,也见到了这件最新入住阁内的稀世珍品。打开安放着画作的匣盒,这套稀世画作的风采便展现在眼前,它与乾隆的故事,和那段失而复得的过往,都在博物馆副研究馆员李开升的讲述中缓缓展开。

0916镇馆之宝_03.png

  看,崇山峻岭间,两军争锋相对,剑拔弩张,再看,紫禁城外,庄严肃穆,皇帝端坐午门城楼,文武大臣侍立左右,迎接远征将士凯旋归来。

  记者眼前的这部《平定两金川战图》共十六幅,是清乾隆四十三年至四十七年(1777-1782)内府印制的铜版画。画幅纵51厘米,横87厘米,每张有细微差异。所绘为清乾隆十二年至四十一年清军平定四川西部大小金川苗族叛乱的战争场面,还表现了战争胜利后班师、献俘、宴饮等场景。此图先由供奉内廷的苏州画家徐扬所绘,后又令西洋传教士画家艾启蒙、贺清泰据以另行起稿。绘图完毕,由清宫内务府造办处雕铜版印刷,共印有220份,其中138份在宫中陈列,82份供赏赐之用。乾隆御赐天一阁的便是其中一份。

0916镇馆之宝_09.png

  与《平定回部得胜图》一样,画作的每一页上均有乾隆皇帝的御题诗文及其钤印。每一篇御题诗文,对战役的时间、地点、人物、情节及结果都有详细记述,生动讲述了战图背后的故事,墨宝珍贵,非常难得,也为研究清代战争史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与同为歌颂战功的铜版画《平定回部得胜图》不同的是,《平定两金川战图》是第一部由中国人制作的铜版画,较之《平定回部得胜图》,在造型、透视、构图等方面受中国传统画法影响更深,整个画面多利用散点透视的方法,去掉了阴影和明暗对比,因而画面呈现出一种平面效果,是中西文化交流融合的硕果。此外,画中线条细腻流畅,色彩浓淡变化丰富,颇具中国传统水墨画特色,呈现出独特的艺术效果。此画的成功印制标志着中国人已经全面掌握了铜版画的雕印技术,并表现出了相当高的艺术水平。

  据悉,目前仅北京故宫和台北故宫藏有《平定两金川战图》完整品,浙江图书馆有残图,欧洲柏林博物馆、大英博物馆有部分残图和铜版,传世稀少。

0916镇馆之宝_19.jpg


0916镇馆之宝_05.png

  你们或许很难想象,记者眼前这套十六幅的画作是近期刚回来的。

  作为天一阁馆藏的“乾隆三宝”之一,这套《平定两金川战图》与前两期的《平定回部得胜图》和《古今图书集成》校样本一样,也是作为天一阁在编修《四库全书》时献书有功的犒赏。

  清乾隆年间诏修《四库全书》,天一阁打破“书不出阁”的传统,向四库馆进呈638种珍本古籍,得到乾隆赞扬。乾隆先后向天一阁赏赐了三样珍宝:一套铜活字本《古今图书集成》一万多卷、铜版画《平定回部得胜图》十六幅及铜版画《平定两金川战图》十六幅。

0916镇馆之宝_11.png

  当乾隆赏赐品到达天一阁时,范氏族人沐浴更衣,敲锣打鼓,非常隆重地将它们供奉在天一阁的宝书楼中,而且约定作为范氏族人共同的传家宝,子孙每年都要定期检查、凉晒、并与祖先像一起祭拜。

  天一阁对“乾隆三宝”保护有加,那么,这套稀世画作又是如何散失的呢?

  1861年,太平军进入宁波,部分天一阁藏品流散。据天一阁典藏研究部主任饶国庆介绍,乾隆御赐《平定两金川战图》也在这段时期去向不明。清光绪十年(1884年)薛福成编《天一阁见存书目》时,也称“金川战图已佚”。

  大家或许会疑惑,这部画作失散了这么久杳无音信,这次怎么又回来了呢?饶国庆主任向记者揭开了这次回归的神秘面纱。

  去年下半年,天一阁博物馆获悉某收藏家个人藏有全套完整《平定两金川战图》,可谓沧海遗珠。于是,天一阁博物馆组织专家对藏品进行了研究评估。专家组成员一致认定,该铜版画品相完整、流传有绪、来源可靠,是为真品。随后经过多次沟通协商,今年7月,天一阁这套完整版《平定两金川战图》便征集回来了。

0916镇馆之宝_15.png

  那么,这套完整的画作到底是不是当年流散,让天一阁苦苦追寻的那套呢?

  为此,天一阁还请来了上海图书馆研究馆员陈先行、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范景中、浙江图书馆古籍部主任童圣江等专家进行现场认定,可以肯定的是该征集版画是由当年清宫内务府同一套铜板印制出来的作品,而非当年天一阁流散的原物。尽管如此,因为与阁中所藏同出自一套铜板,昔日画作的风采仍可在此图上领略。


0916镇馆之宝_07.png

  乾隆赏赐给天一阁的三宝中,铜版画就占了两席,这也是目前天一阁馆藏仅有的也是最为重要的两部铜版画。

  那么,这些经由铜板绘制的巨作为何都出自乾隆一朝呢?这便绕不开宝贝原来的主人乾隆皇帝。

  乾隆一朝经历了十场著名战争,平准格尔为二、定回部为一、扫金川为二、靖台湾为一、降缅甸、安南各一。这十次战争最终确立清朝全盛时期的版图,即近代中国的疆域。乾隆帝因此夸耀为“十全武功”,晚年更自号“十全老人”。清代也是自乾隆朝开始,凡重大的军事活动,都雕印铜版画战图以纪事叙功,共八种。如今,昔日的骏马奔腾、箭矢如雨都凝聚在一幅幅铜版画中,流散于国内外各大博物馆中。

0916镇馆之宝_13.png

  经过200余年的世事变迁,这套稀世画作失散了,但这并非个案。

  历史上,天一阁不可避免遭受了藏书流散的“五厄”:明清易代、乾隆四库征书、鸦片战争、太平天国,以及民国三年大盗薛继渭的窃书。

  让阁书回归,一直是天一阁乃至宁波文化界的共识。早在民国时期,“重修天一阁委员会”的负责人冯贞群就有访归阁书的计划。冯先生编有《鄞范氏天一阁书目内编》后还有编《外编》的想法,可惜最后没有成书。

  1954年,天一阁在宁波古旧书店里购入《古今韵会举要》等十多种原藏书;六十年代,又向当地藏书家及上海、北京等地古籍书店购入《天心复要》等数十种,其中《天心复要》是四库进呈书中唯一辗转回阁的书;1975年,从上海书店购得两种;1987年,从废纸堆中捡得两种……

  更多的阁书回流源于宁波藏书家的捐赠,如朱鼎煦的别宥斋、冯贞群的伏跗室、孙家溎的蜗寄庐等。他们将所有藏书捐赠给天一阁,其藏书中的阁书也随之回归。

0916镇馆之宝_17.png

  据了解,几十年间,阁书共回归185部,计710册。目前,流散的阁书基本被公私藏家收藏,国图、上图最多,海外也有,不过各拍卖行、古旧书店未见有阁书出现。

  在流散阁书的访归中,最基础的工作就是追寻阁书的下落,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因为天一阁流散出去的好些书籍没有钤藏书章,所以研究人员必须从天一阁的历代书目中一条条爬梳,佐之以各种目录学、版本学的考证以及藏书史的资料,才能从草蛇灰线中发现端倪。近年来,天一阁的研究人员已经完成了269种阁书下落的追索。

  天一阁博物馆副馆长张亮也曾在采访中表示:“我们下一步的工作思路是不放弃原书访归,并进一步拓展访归的思路。一方面是探索相同、类似版本的非原书征集;另一方面与各公私收藏者建立良好的关系,共同开展文献开发、利用、出版工作,并在此基础上,让散出阁书以电子版、影印本的形式回归。”

  如今,随着流失了百余年的稀世画作《平定两金川战图》顺利“回家”,三件御赐珍宝终得在乾隆御赐天一阁230周年之际重新聚首。

0901_24.jpg

0901_39.jpg

0901_4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