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国内 >

南京大屠杀公祭日,“百人斩”武士刀上海展出

转载于浙江在线 |2017-12-13 08:35:06|
0

  今天是南京大屠杀公祭日。

  12月12日,由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上海抗战与世界反法西斯研究会与中共宝山区委党史研究室、档案局、地方志、金山卫抗战遗址纪念园、崇明抗战纪念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联合举办的“侵华日军在淞沪地区的暴行文物史料展”在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开幕。

  据悉,展览首次对外展出了近百件实物、史料。其中战后“南京军事法庭”审判长石美瑜后人石南阳捐赠的76件文史资料最为珍贵,尤其是一把在“百人斩”杀人比赛中出现的日本武士刀。

  “侵华日军在淞沪地区的暴行文物史料展”在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开幕。全文供图: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出现在南京军事法庭的重要证物

  历史课本中常有一张照片,记录了两名日本刽子手的杀人比赛。

  据1937年12月13日日本《东京日日新闻》记载,日军少尉向井敏明及野田毅二人,在若干日前开始一种竞赛,相约在进南京之前,必须杀一百人。而当12月10日进攻紫金山之际,两人杀人记录已达105人及106人。

  两名日本刽子手的杀人比赛。

  1947年12月18日,南京军事法庭对向井敏明与野田毅进行了终审宣判,并处以极刑。在法庭上作为证物的日本武士刀与所有法庭记录原始稿被当时的审判庭庭长石美瑜保存下来,带到台湾,而今再现上海。

  在“百人斩”杀人比赛中出现的日本武士刀

  国防大学教授、上海抗战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研究会会长张云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目前尚未考证这把武士刀属于向井敏明还是野田毅,但可以确定的是该刀曾作为重要证物出现在南京军事法庭。

  目前全世界唯一健在的全程参与东京审判的亲历者、96岁高龄的高文彬教授也出现在展览开幕现场,他感慨后人要铭记历史。当年,他在《东京日日新闻》上发现了《百人斩大接赛》,立即将报纸复制3份,一份留在检察处办公室,另两份通过中国首席检察官顾问倪征燠寄给南京军事法庭庭长石美瑜。随后中方立即向盟军总部提出抓捕“百人斩”凶犯。

  目前全世界唯一健在的全程参与东京审判的亲历者、96岁高龄的高文彬教授(坐)也出现在展览开幕现场。

  多方征集史料对揭露日军暴行至关重要

  此外,抗日战争时期被侵华日军杀害的上海民众颅骨、侵华日军三十式刺刀、侵华日军炮弹、侵华日军九二式重机枪子弹、侵华日军三八式步枪子弹等实物也在展览中一一展出。

  展览还首次公开了42份幸存者口述实录《公证书》。口述实录内容包括谈话笔录、保全证据公证书、证人照片、身份证、户口簿和世居地证明材料,有的还附有日军屠杀无辜平民的地点示意图和遇难者名单。

  侵华日军在宝山地区暴行调查表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上海历史学会副会长苏智良认为文物史料的多方征集对揭露日军暴行至关重要。他在随后举办的《日军暴行与战犯审判》学术座谈会上介绍了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历史博物馆近期新征集到的文物史料。比如,还留有斑斑血迹的上海海军特别陆战队军旗、日本防卫研究所原样制作的整套八一三战事《战斗详报》、日本老兵日记、记录日海军陆战队参拜在上海死亡的官兵牌位的照片等。

  还留有斑斑血迹的上海海军特别陆战队军旗

  日本老兵日记

  尤其珍贵的是苏智良从日本老军官处找到的于1932年绘制的全套上海分区域25000:1地图,上面还有日本上海派遣军印制的“极秘”“用后烧毁”字样。

  于1932年绘制的全套上海分区域25000:1地图

  而新征史料也能为历史疑点提供参考与解答。比如根据一张日本兵拍摄的慰安所照片,苏智良等人展开具体考证,确认其为松江的慰安所,就在今松江二中后门对面。另参考一位收藏家收藏的数千枚日军随军邮戳,亦可为日军占领宝山城的具体时间提供一种解答。

  日军随军邮戳

  日军对南京的大屠杀从上海就开始了

  《侵华日军在淞沪地区的暴行文物史料展》中亦有大量史料来自金山卫抗战纪念馆和崇明抗战纪念馆。有学者认为,这些史料不仅揭露了日军的残暴本性,更证明日军对南京的大屠杀是从上海就开始的。

  在同济大学(微博)教授唐培吉看来,日本法西斯自发动侵华战争后暴行无数,对上海尤甚。

  “上海可以说是日本处心积虑想要侵占的一个部分。有事实可以证明日本军国主义对上海确实是虎视眈眈:九一八事变以后,隔一年就发动一·二八侵略;七七事变后,到八月就发动了八一三;太平洋战争以后,日军立即全面进驻上海。所以从这三个历史节点我们可以看出,日本对上海是非要占领不可的。”

  他也认为,日军的暴行是从上海开始一直到南京,形成南京大屠杀。“这里主要有一个原因,日本军国主义入侵中国以来,在上海遇到了最顽强的抵抗。日本不得不多次增兵到30多万,中国军队坚持作战达3个月,彻底粉碎了日本法西斯 ‘三个月灭亡中国’的战略企图。”

  “这也使得日本恼羞成怒,对上海实施更残酷的暴行。法西斯的武力恐怖在上海暴露无遗。”唐培吉表示,上海军民的对日斗争激烈残酷、艰险持久,上海是坚持14年对日斗争到底的英雄城市,完全可同西班牙马德里、苏联莫斯科反对法西斯斗争相媲美。

  “在今天,我们应该牢记日寇暴行,缅怀死难同胞。也应该团结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包括日本爱好和平人士,组成反对军国主义复辟的统一战线,保卫亚洲和世界和平。”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