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财经 >

2018年我们将面临怎样的经济形势?

转载于浙江在线 ||
0

  浙江在线12月23日讯(浙江在线 特约作者 吕淼)时至岁末。放眼全球,特朗普税改逐步落地、欧洲经济温和复苏,全球经济迈入新周期;环视中国,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明年更将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回视浙江,新经济蔚然成风,新格局悄然转型,新动力不断孕育……新年在即,2018年,我们将面临怎样的经济形势?

  2018年,全球环境虽整体向好但依旧暗涌起伏、中国经济虽进入发展新时代但仍需防患未然。浙江经济在全面开启新征程的同时,既要科学谨慎研判国内外重大变化,也要做好应对准备,引领全国经济朝着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方向发展。

  全球经济或将进入新周期

  自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至今已然十年,越来越多的迹象均显示,全球经济或将开启一个由内在的力量所驱动的、可以维持的、相对比较弱的增长周期。

微信图片_20171222203522.jpg

  一是全球经济增长上行。受益于发达国家内需增长,以及全球投资、贸易与工业产出增长加速,预计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或略微加快。

  美国增长提速。内需仍是美国经济增长主要的推动力。美国9月失业率已回落至4.2%,为2001年1月来最低水平,制造业PMI、服务业PMI均位于荣枯线以上,特朗普税改逐步落地或将拓宽企业盈利空间,虽金融市场利率趋升等因素或拖累美国经济增长,但美国总体持续向好。

  欧洲温和复苏。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货币政策有望维持宽松、股票盈利可能赶上、海外估值仍有扩张空间,可见欧元区经济改善有望持续。

  日本增长放缓。全球经济环境的复苏、能源价格的稳定,是日本近期经济稳健的重要驱动力。安倍晋三连任,其执政逻辑也有望延续。但全球政策边际收紧的情形下,靠“强宽松+高赤字”组合刺激经济的日本经济增长模式不可维系,经济增速滑坡也难以避免。

微信图片_20171222203601.jpg

  二是大宗商品价格上行。从CRB指数来看,从2016年10月底开始保持在400以上,大宗商品整体表现依旧十分亮眼。受益于供给端不同程度的收缩,以及全球经济复苏带来的需求增加,预计2018年大宗商品价格整体将延续涨势,但品种间存在一定的差异。

  原油价格中枢上移,但增幅有限。从目前世界经济来看,各经济体全面复苏,虽然量化宽松不再,但相对的低利率环境依旧有利于私人部门加杠杆,原油需求有一定支撑。但在减产协议延长和页岩油增产遇阻的情况下,原油需求的增速或将放缓。

  煤炭价格回归合理区间。从需求端,国内动力煤需求将在各行业再分配,整体消费预计将与今年持平;从供应端来看,持续高位的利润空间将吸引供应复产。煤炭供需水平或将在2018年由短缺转向均衡。

  工业金属供给端压缩空间较小。从近期高频数据来看,乘用车销售、重卡销售、粗钢产量等数据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此外,中国经济进入更重质阶段,供给侧改革及环保持续发力,防止资金“脱实向虚”仍是金融监管的目标。紧平衡的资金面也难以支撑工业品价格出现非理性上行,2018年工业金属供给端进一步压缩的空间有限。

  三是供给侧改革概率上行。本轮危机连绵十年,也为全球供给侧改革创造普遍、充裕的政策空间。立足于这一历史机遇,全球主要经济体着力突破各自的改革重点。

  美国的改革重点在于资本供给的优化。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不会动摇,“加息+缩表”的政策共振将加速修复资本市场配置效率和创造性破坏;税改有望渐次落地,促进资本回流和私人投资,激活国内制造业再发展,中国制造也将面临挑战。

  欧洲的改革重点在于劳动力供给的优化。以法国为下一个突破口,进一步推动劳动力市场改革和移民政策改革,削弱工资粘性和市场僵化,纾解人口老龄化的结构性负担,改善劳动力供给的总量规模和技能结构。

  以沙特、巴西为代表的资源出口国,其改革重点在于商品供给的优化。根据全球大宗商品行情预判,加快产业多元化发展,降低对大宗商品贸易的依赖。

  中国经济已经迈入新时代

  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由此导致中国经济将出现三个转变。

微信图片_20171222203637.jpg

  一是重心转变。

  发展重心从“稳增长”到“三大攻坚战”,深刻影响着明年甚至未来几年中国经济的供需均衡。防风险控杠杆的政策取向意味着那些短期内可能带来增长和收入,长期却缺乏现金流回报并形成坏账的投资项目会被压缩。精准扶贫意味着社会福利的提升,以及基础消费的扩张。污染防治意味着未来几年企业生产和居民生活的成本将持续上升,治理污染的费用会显著增加。

  二是需求转变。

  一则消费需求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远大于投资。消费主导的背后是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加快,当劳动生产率终于开始快于人均收入增长时,意味着企业终于能够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抵御劳动成本的相对加快,并表明居民收入增长的相对加快是可持续的。

  二则服务性需求对就业民生的影响力开始大于实物性需求。据经济学人智库估计,2030年,高收入人口的比例将从2015年的3%提升至15%,中高收入阶层人口的比例将从7%提升至20%,可见服务性产品有较大增长空间。

  三则有效需求不足、无效产能并存的问题开始向需求走强、供给出清的状况发展。一方面,高品质产品供不应求。今年黑五当天,亚马逊海外购、天猫国际、京东全球购、网易考拉海购、丰趣海淘等绝大部分主流跨境进口电商平台销售额均实现两倍以上的增长。另一方面,低端制造产能过剩,纺织业、服装业、钢铁业都是代表行业,部分企业出走中西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继续低层次复制。

  三是使命转变。

  中国梦翻开新篇章,满足民生诉求显得尤为重要。2016年我国城市化率已达到57.4%,已经跨入中高收入国家的行列,而在这过程中“不平衡”“不充分”的民生短板逐渐暴露出来。19大报告中,着重点出了“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等民生诉求,意味着将公共服务、环保、房地产长效机制、扶贫、消费升级等列为未来几年供给侧改革重点。改革开放40周年,市场经济亟需供给端、需求端、金融端的本质变革。供给端出现中国制造的转型升级,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具有工业设计、产品定义能力、人格化能力的“新工匠”成为中国产业转型和消费升级最重要的驱动力。需求端出现愿意为服务与品质买单的中产阶级,他们的出现决定性地改变了中国制造的结构与逻辑。金融端出现重大政策性红利。如果说,过去三十多年中国解决了劳动力的自由流动,那么,近几年及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决策层就试图从最坚硬的地带突破,解决资本的自由流动。以金融体制改革和国企混改的推进,提升微观激励机制和宏观产业结构,激活创新发展潜能。以资本市场双向开放、人民币国际化和自贸港建设,构建国际产能合作体系,实现内外两个市场的效率提升。

微信图片_20171222205501.jpg

  浙江经济全面开启新征程

  刚刚过去的一年,互联网大会在乌镇盛大举行,特色小镇、最多跑一次等浙江标识得到广泛认可,城西科创大走廊、舟山石化、波音飞机、之江实验室等一批重大项目加快推进,为高水平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注入强劲动力。

微信图片_20171222205520.jpg

  新经济蔚然成风。过去几年,浙江一直致力于以数字经济为核心的新经济培育,全方位实施“互联网+”行动,云上银行、无人超市、移动支付、互联网法院、互联网医院等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大量涌现,以数字经济为标志的新经济正在加速崛起。前三季度,浙江新经济规模1344亿美元,占GDP的24%,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31.9%。得益于数字经济等新经济,浙江经济将形成动力转换、结构优化、质量提升的良好局面。

微信图片_20171222205537.jpg

  新格局悄然转变。美日欧等发达国家以资源集聚“熨平”经济集聚,在持续100余年时间内形成区域均衡发展的经验,值得浙江借鉴。如日本在人口等要素充分有序流动格局下,经济长期向东京至大阪,太平洋沿岸直线约400余公里区域集聚。这一区域人口比重从1955年的35.0%上升至2011年的49.5%,同期GDP占比从46.3%上升至54.6%,而区域人均收入等社会问题并无激化。经过40年的高速发展,浙江的区域发展格局进入到新的发展阶段,以大湾区大花园大通道大都市区建设[1]为重点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积极响应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创新引领率先实现东部地区优化发展,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

  新城市已然成型。浙江正成为全国高新资源集聚的重要省份,无论是杭州、宁波等大城市,乃至海宁、义乌等传统强县地区,甚至是山区县城,对人才、资本的吸引力都有所增长。据数据显示,杭州以其就业机会多、薪资相对高、生活环境好,综合优势强,在2017年上半年全国主要城市人才净流入率排名中位居第一,为11.21%,明显高出其他城市。进一步分析,近年来浙江以轨道交通和互联网经济为引领,大幅改善城市人居环境和创业就业环境,着力打破高新资源集聚的空间壁垒。如浙江大量的特色小镇、创新园区、孵化平台等双创载体,对高端资源的集聚吸引力明显增强,基本形成了以人才推动产业转型升级,以产业转型推动城市功能改善,以城市功能改善提升人居幸福指数的良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