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浙江 >

杭州蜡梅已入盛花期 用清香陪我们度过阴冷冬天

转载于浙江在线 |2018-01-05 08:32:38|
0

  啊,好香啊!

  在冷得哆哆嗦嗦的日子里,走在杭州的街头上,总会时不时遇到一个小惊喜——突然钻进鼻孔的一股清香。

  是蜡梅。

  年年在杭州最冷的时候,蜡梅就会现身,很多时候你可能压根没看到它,因为花太不起眼,只是嗅到了它引以为傲的香气。

  前些日子,杭州冷热空气交替,一冷一热,刺激得蜡梅开了三四成,算起来,杭州的蜡梅,现在已经逐渐进入了盛花期。

  从现在开始,蜡梅就会用它的香,陪着我们度过这个阴冷的杭州冬天,一直到春天临近了才再见。

  冬天,其他花都养精蓄锐在休息,只有蜡梅才开花,以前的人都觉得这是一件很“苦”的事,所以老底子,穷苦人家喜欢在墙角种一棵蜡梅,家里学子寓意“寒窗苦读”,会在窗前种上一棵。另外,文人雅客也爱这种“梅花香自苦寒来”的风骨,喜欢在自家院子里种起来。

  素心蜡梅最香

  头一个推荐,还是杭州植物园。植物园的蜡梅大多集中在灵峰一带,里头有个专门种蜡梅的蜡梅园,另外还有笼月楼、灵峰入口处,蜡梅树都很密集,这里种了有1200多棵蜡梅。

  植物园里,可以看不同品种的蜡梅。

  这里有30多个品种,最多的是素心蜡梅,通体金黄色,最澄澈,香气也浓,很多喜欢蜡梅的最爱的就是它。

  罄口蜡梅也蛮多,花最大,香气清溢,而且花期长。

  有种蜡梅花瓣小小的,狭长而尖,内轮花被是紫色或紫红色,香气淡淡的,有个很形象的名字,叫狗牙蜡梅 。

  另外,还有一些花瓣里头带点红心的蜡梅,比如“老家”在苏州太湖的“灯笼梅”,外头是白色花瓣,里头藏了一点点红,像一个个可爱的小灯笼。

  800多岁的宋梅最老

  看了不同品种,有兴致的话,还可以去看看杭州的老蜡梅。

  就在植物园的灵峰掬月亭边上,有七棵种在一起连成一片的七星古蜡梅,它们是原来灵峰寺的遗物,100多年前种下的,花开得早,谢得晚,就像一片蜡梅林,还有些像北斗七星的排列。

  花港公园里也有老蜡梅。公园里有个马一浮纪念馆,在它东面有棵老蜡梅,在杭州也排得上名号。至于它长了有多少年,谁也说不上来,只是每年天一冷,它就开始一朵朵盛开,一直开到年边。

  当年,马一浮住在蒋庄时,曾写下一首《题山中腊梅》,也许说的就是这一棵:“弥天霜霰渺愁予,一树芳馨未遣锄。行路视同薪后木,空山留伴壁中书。时闻风折防根损,开到星回阅岁除。破腊冲寒犹往昔,花香不共世情疏。”

  孤山脚下蜡梅也很多,有350多丛,在七星坟、放鹤亭、中山纪念亭周边,都能看到。还有北山街上的玛瑙寺里,也有年年香得不行的老蜡梅。

  要说杭州资历最老,还是老龙井御茶园里,两棵并排种在一起的宋梅,已经有800多岁了。

  如果不说,真的看不出这两棵蜡梅树已经这么高龄了,它们始终生机勃勃,年年冬天,都是一树嫩黄嫩黄的蜡梅花,从不爽约。

  它们俩在蜡梅界要说老,应该是没人会质疑的。有一年冬天,我还在这两棵蜡梅树下看到贴了两张小红纸,说是附近龙井村的村民贴的。据说民间有个偏方,如果家里孩子经常夜里哭,在古树上贴张红纸,路过的人念:“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哭夜郎,君子路过念三遍,一觉睡到大天亮。”孩子就能好。

  多知道一点

  是蜡梅不是腊梅

  几乎年年到了蜡梅飘香的冬天,都会有人提出个疑问。蜡梅,是不是梅花的一种?蜡梅、腊梅,到底哪个才对?

  对蜡梅的定义,在植物界是这样说的:属于蜡梅科蜡梅属,花黄色,且有蜡质,也就是说花朵的质感有些像蜡烛,所以叫蜡梅。

  而梅花,是蔷薇科李属,两者既不同科也不同属。共同点是,都有一个“梅”字,都是先开花后长叶,又都有花香气,而且是冬天、春天连着开花,所以常误认为是同种。

  而蜡梅,之所以也被叫成“腊梅”,是因为在南方地区,蜡梅大多是在腊月前后开花,所以人们就误用成“腊”,且用得越来越多。

  这个问题,在明朝《花疏》中也写道:“蜡梅是寒花,绝品,人以腊月开,故以腊名,非也,为色正似黄蜡耳。”

  另外,在旧版《现代汉语词典》中,仅有“腊梅”词条而无“蜡梅”词条,但在2005年的新版《现代汉语词典》中,取消了“腊梅”词条,并在新增“蜡梅”词条后附注“也作腊梅”。这也表明,以希望“蜡梅”作为第一选项,用“蜡梅”代替“腊梅”。

  之前,快报也曾就这个问题,采访过浙江大学人文学院中国语言文学系池昌海教授,他的回复是:“蜡梅”和“腊梅”这两个词是可以通用的,两种写法都可以。不过这个词的首选用法,应该是虫字旁的“蜡”,古代也是用这个字的。


来源: 都市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