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浙江 >

宁波城能长到多大?宁波人关心的问题在这里

转载于浙江在线 |2018-01-08 08:57:30|
0

从环城南路芝兰桥鸟瞰宁波中心城区。丁红 摄

机场高架枢纽。华立君 摄

  走进新的一年,我们正走在新时代的征途上——2018,对于改革开放整40年的中国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对于宁波,特别是宁波的城市发展,同样如此。

  在2018年里,关系宁波未来30年城市发展定位、方向和路径的两份重量级蓝图——“宁波2049城市发展战略”,及新一版总规《宁波城市总体规划(2020—2040)》,均将基本定稿。之前的每一轮总规调整,都对宁波的城市格局、城市建设等产生了重大而切实的影响。这一次,同样众所关注、备受期待。

  在2018年里,包括轨道交通、城际铁路、机场路南延、环城南路西延、三官堂大桥等等在内的一大批重大交通项目,或将续建出形象或将完工投用。它们将会构成未来城市骨架的一部分,定义城市延展的广度。

  在道路和桥梁之中,在蓝图之上,在今天已经为我们所熟知的东部新城、南部新城、姚江新城等之外,我们工作生活的这座城市,还会如何生长?

  30年疾驰,宁波城市化即将驶入下一站

  按照早前披露的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的修编时间表,《宁波城市总体规划(2020—2040)》的编制成果初稿,计划在2018年10月完成;2018年最后两个月,在广泛听取相关政府部门、专家学者、公众意见和建议的基础上,这份初稿将作修改完善,形成可供审议的成果。

  本轮总规最终定稿,需经国务院审批,预计审批程序将在2019年内完成。届时,我们将可以确切地知晓,宁波未来二三十年的城市定位、城市格局、城市发展方向等。

  事实上,宁波之前30年的城市发展脉络,基本上都隐含在了一轮又一轮的城市总体规划之中。

  《宁波市城市总体规划(1986—2000)》,把宁波城市的空间从原老市区拓展到了镇海、北仑,形成了包括三江片区、镇海发展区与北仑发展区在内的“大宁波”城市框架,一举奠定了宁波城市组团式发展格局——这一发展格局一直延续至今。

  《宁波市城市总体规划(1995-2010)》,确定宁波城市性质为“现代化国际港口城市,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长三角州南翼经济中心”——这一城市性质,沿用至今,一直没有变过。

  《宁波市城市总体规划(2006-2020)》,明确提出了“一城双心”的概念。东部新城这一城市新的中心,自此开始深耕细作,而宁波的城市框架,也跳出了传统的三江口。

  06版总规于10年后即2015年作修订——当时东部新城已建设了十年,市行政中心已完成东迁——提出三江片将在进一步完善东部的基础上,重点向西、向北发展。

  从老三区到市六区,从三江口到东部新城,宁波的城市空间在之前这30年里的变化与城市总体规划间的若合符节,令人对新一轮总规会如何描画宁波下一个30年的城市图像更生期待。

  宁波城市化的下一站,会是哪里呢?

  城市内环线,及其与绕城高速的平等地带

  今天,如果以我们工作生活的视角来从地图上看宁波城,可以发现,由东外环——鄞州大道——机场路——北外环围合而成的这样一个圈,基本上集中了城市最繁华的去处、最好的教育、医疗等公共配套资源。

  这个圈,可以视作宁波的内环。内环以内的空间,拓展余地已不大,更多的是需要进一步的挖掘存量、精耕细作,更新老城、充实新城——比如我们可以期待一下,2018年,江厦桥东侧会不会开建K11?三江六岸的步行断点会否打通?月湖西区内的残垣断壁会如何新生?东部新城的明湖会不会开挖?湾头的万象城、鄞州的欢乐海岸能否成型……

  内环之内,当是“美丽宁波花园城市”的表征!

  而在内环与绕城高速之间的区域,无论是北面的洪塘、庄桥、骆驼,还是南面的姜山,东面的小港、邱隘、五乡,西面的空港区域、古林、望春、集士港、高桥,目前更多地呈现出一种与主城区却尚未完全融入的城乡接合部状态。2018年里,主城区与这些区域之间的交通联系项目——比如环城南路西延的进展,是值得关注的一方面;另一方面,类似奥体中心这样的服务全市的非区域性重大公共设施,能否更多地在落户这些区域,提升这些区域的都市气息和居民的城市融入感,是更迫切的事。

  当然,上述这些区域各自在2018年年内会推出多少土地特别是住宅用地,或将成为评判一个区域能以多快的速度融入都市的标准之一。因为在土地供应的背后,是征拆的进度和城市人口涌入的时间表。

  绕城高速外,天广地阔

  但不管如何,大宁波,不会只局限在绕城高速以内。更广阔的天地,当在绕城高速以外的市区。

  东望,东钱湖这块“宁波城市的至尊瑰宝”,亟待雕琢。

  去年一年,市领导陪同杭州原市委书记王国平数次考察、调研东钱湖,王国平提出应该将东钱湖从城市的“后花园”升级为“城中湖”、从景区变为城市副中心。市政协主席杨戌标指出,当前,随着梅山新区的崛起和行政区划的调整,东钱湖区域已成为城市空间延伸的关键节点,这是宁波增强城市能级、优化城市布局、提升城市品质的必经之路和重要机遇。

  2018年,王国平调研后的意见和建议,能否化作东钱湖转化角色的实质性动作?

  而由东钱湖继续往东,是大海。

  梅山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已经成为宁波践行国家战略的桥头堡之一。而已作规划的东部滨海组团——从郭巨、白峰、梅山、春晓到瞻歧、咸祥,被认为是国家、浙江省重大战略部署,也是宁波构建现代都市战略的重大举措,是宁波迈向现代化国际港口城市的必然选择,对于宁波实施国家海洋经济、科技创新战略,参与国家“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推动宁波、舟山联动发展,打造浙江经济发展的“蓝色引擎”;推进宁波产业转型升级、城市品质提升,实现宁波城市蔚蓝色梦想等方面都具有重大意义。这一片热土,总面积达410平方公里,基本与15版总规确定的宁波中心城区建设用地的总规模相当。

  2018年,以梅山为中心和代表的东部滨海区域的各种动作,或都将成为宁波未来实现真正的滨海城市“蓝色梦想”的脚注。

  南望,是奉化区。

  种种迹象表明,宁波最年轻的这个区,在2018年里融入宁波主城区的步伐将会大大加快——宁波—奉化城际铁路、机场路高架南延等交通大通道均已开工,轨道交通2号线规划延伸至奉化并与轨道交通3号线交汇于奉化方桥,奉化火车站谋划扩建升级为宁波火车南站,市第一医院奉化院区、宁波大学医学院、浙江医药高专奉化主校区、宁波体育运动学校等一大批卫生、教育设施拟落户奉化……今天的奉化,仿若当年刚刚撤县设区的鄞州!

  西望,是已经与奉化接壤的新海曙。

  四明山下绿水青山、风光秀美的章水、龙观、鄞江,已是今日海曙新的天地。如果把宁波城市的边界,从绕城高速往西一直推至四明山,将会是何等景象?

  北望,是千年慈城——荪湖——保国寺——九龙湖一线。

  古城、古寺,加上青山绿水,人文遗存与自然风物相伴相映,这一线如若成为宁波城市的北边界,又会是何等景象?

  也许,我们可以在2018年里畅想一下未来的宁波城:东、南滨大海,西、北靠青山,城中心有三江、塘河以及东钱湖、月湖、日湖、明湖、星湖等群湖穿插、点缀……都市繁华,也触摸得到城市的记忆、看得见乡愁!


来源: 东南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