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国内 >

母亲推7岁女儿下河后投河溺亡 曾说不想再让孩子受罪

转载于浙江在线 |2018-01-09 09:43:58|
0

邵艳红从这条长280米的阴河浮桥正中央,将女儿抱起抛入黄河后跳河自杀。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

  短短的15秒内,邵艳红(化名)将自己和7岁的女儿推向了死亡。

  2018年1月5日上午,在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阴河浮桥的正中央,邵艳红将女儿高高举起,抛入黄河,随后她越过护栏,跳进深约4米的河中。母女俩的身体,随着水流缓缓漂向下游。

  二人被救上岸时,均已溺亡。家属在邵艳红驾驶的四轮电动车里发现一封遗书。这封72字的遗书中,邵艳红向家人交代了一些家事,并对自杀原因做了简单说明:“病一直都没好”。

  实际上,早在3年前,邵艳红就曾企图跳河自杀。她的姐姐邵艳丽(化名)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妹妹2010年生下二女儿之后,患上了产后抑郁症,但一直很爱女儿。

  邵艳丽说,1月5日事发前,妹妹没有任何异常。当天早上,邵艳红开着刚买了20多天的四轮电动车送女儿上学,可她没有去学校,而是把车子开到了黄河边。

  浮桥上的母女:4分钟,140米

  1月5日上午8时16分,在济南市长清区阴河浮桥上,一对母女走上了桥,她们由北向南步履缓慢,从浮桥东侧徘徊至西侧,随后又回到东侧,似乎并不着急过河。

  8时18分,女子突然将女儿抱起,但很快被挣脱,女孩下地后向前跑了几步,母亲紧随其后,很快她们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缓步前行。

  王明水是长清区阴河浮桥服务中心的员工,他在监控画面中看到这对母女的异常举止后,走出监控室开始在屋檐下观察。他没有想到,两分钟后,当母女二人行至浮桥正中央时,女子再次抱起女孩,将她投进黄河。

  眼前的这一幕让王明水愣在当场,他回过神来一边大喊一边跑向浮桥,但他刚刚迈开步子,桥上的女子便越过护栏跳下了河。

  王明水已经70岁了,他跑到母女二人落水的位置时,彻底慌了神,他不敢下水救人,于是将双手举过头顶胡乱挥舞着,一边跳一边大声求援。

  求援的过程大约有4分钟。8时22分,一名年轻男子驾车经过阴河浮桥时,飞快冲下车,他一边跑向黄河,一边脱下外套,随后纵身跳进河中。但此时,母女二人已被河水冲走了约50米,逐渐变成了两个黑点。她们在河水中挣扎着,彼此之间相隔约5米,却始终未能抓住对方。

  很快,阴河浮桥服务中心八九名员工也加入救援。他们甚至找来了服务中心许久不曾启用的救生船。

  母女二人被救上岸时,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阴河浮桥服务中心一名赵姓经理告诉澎湃新闻,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整个救援过程多是凭借“本能”进行,“阴河浮桥全长280米,她们落水的位置是在浮桥的正中央,这140米的路她们走了4分钟左右,孩子娘肯定也很犹豫,从监控中可以看出,母女俩中间有过交流,但她们说了什么话,没有人知道。”

  1月5日下午,济南市公安局长清分局通报称,被母亲推入黄河的女孩年仅7岁。事后,民警在她们停在岸边的一辆四轮电动车中发现了一封遗书,遗书内容反映,女孩母亲因疾病痛苦而产生轻生念头。

  作业本上的遗书:72字,给每位亲人都留了话

  遗书系用铅笔写在邵艳红女儿的作业本上,落款有邵艳红的名字,从字迹上看写得仓促,只有72个字,甚至没有一个标点。邵艳红在遗书中先提到了自己的父母,然后是姐姐和弟弟,最后提到自己的爱人,留给他们的话都是些家事,对于自己带女儿自杀的原因,只简单交代称“病一直都没好”。

  对于邵艳红的病,他的家人并不愿多说。她的姐姐邵艳丽告诉澎湃新闻,邵艳红在2010年生下二女儿后,就得了产后抑郁症,三年前又得了严重的胃病,“发作时,好几天吃不下饭,她身上没有什么大病,但小病一大堆,基本上靠药养着,家里的抽屉里满满的全都是药。”

  邵艳丽说,事发后,他的妹夫已经近乎崩溃。她转述称,事发当天,邵艳红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她像往常一样,开着家里的4轮电动车送女儿上学,“出门前她还向我妹夫交代说,要去镇上买点面,再给女儿买些作业本,可能回来晚一些。”

  邵艳红的家住在德州市齐河县胡官镇蛇窝村,她的女儿在牛旺村上学,学校距离她家大约1.5公里。站在邵艳红家门口,能够隐约看见她女儿学校的围墙。

  据村民介绍,尽管学校距家很近,但由于女儿身体不好,邵艳红每天都坚持接送孩子上下学,“她其实很疼爱这个孩子,谁也想不通她为啥要带着孩子跳黄河。”

  1月5日清晨,邵艳红开着四轮电动车,带着女儿出门了,但她后来改变了行车路线,没有送女儿去学校,而是将车开到了距家约10公里的阴河浮桥,仓促写下遗书,在浮桥上徘徊约4分钟后,她将女儿抛进黄河,自己也跳了下去……

  1月7日,是邵艳红出殡的日子,她的大女儿在事发后也从县城赶回老家。大女儿伤心而自责地说,母亲此前就有轻生的念头,“我妈在生下妹妹后没多久就得了产后抑郁症,三年前就曾自杀过,也是在阴河浮桥,后来被工作人员及时发现制止了。”

  邵艳丽说,在这次自杀未遂后,邵艳红曾告诉她,如果哪天自己不在了,希望能帮她照顾大女儿,“她当时并没有提到二女儿,我知道,她是觉得那孩子身体不好,不管托付给谁都将是个负担,她不忍心拖累我们。”

  病痛拖垮的家:全家生病,自杀前两夜没睡

  据邵家人介绍,邵艳红的产后抑郁症与二女儿的身体状况有很大关系。邵艳丽回忆称,2010年7月邵艳红诞下二女儿,但孩子体质极差,刚出生不到一个月就因肺炎进了医院。在之后的几个月间,抱女儿去县城看病,成了邵艳红的日常,“一般孩子半岁前是不会生病的,可我这个外甥女最多时一个月住过三次院,经常刚一送回家没过两天又得去。”

  蛇窝村距离齐河县城大约50公里,看一次病需要先到5公里外的镇上,再乘坐班车到县里。在邵艳红的二女儿刚出生的那段时间,邵艳丽曾无数次骑着三轮车载母女俩到胡官镇车站。2010年冬天的某天,女儿刚从医院回到家又发起了高烧,邵艳红看了女儿良久,突然抬起头告诉邵艳丽:“咱们把用她捂死吧,我不想再让孩子受罪了。”

  邵艳红的这句话开始让家人担心起她的精神状况,最终确认她得了产后抑郁症,直至2014年邵艳红第一次跳河自杀,家人对她的病情越发重视。经过治疗,她的产后抑郁症得到控制,此后再也没有露出过轻生的念头。

  对于邵艳红近几年的精神状况,蛇窝村的村民都说,她看起来很正常,但确实身体一直都不好。2017年12月中旬,蛇窝村许多村民得了流感,邵艳红担心女儿生病,用家里的一辆两轮电动车和一辆三轮电动车在镇上的车行置换了一辆新的四轮电动车。邵艳丽说,妹妹一直想买一辆带壳的车,她怕孩子上学路上冷,“两辆旧车是换不了一辆新车的,我不知道她这钱哪来的,兴许还欠着人家车行的钱呢。”

  新车买到了,但女儿还是得了流感,不久后,邵艳红和丈夫也纷纷患了流感。邵艳丽说,小外甥女哪怕是一场普通的小感冒,一般都得十几天才能好,加之全家人生病,那些天邵艳红的压力非常大,这件事也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多年受病痛折磨,她对于病魔有一种不可抗拒的恐惧。在出事前,她曾连续两晚睡不着觉。”

  在这样的压力下,1月5日,邵艳红开着新买的四轮电动车,在送女儿上学的路上改变了路径,仓促写下一封遗书后,带着女儿跳进了黄河。

  事情发生后,邵家人解散了家里使用1年的一个名叫“老邵一家”的微信群。邵艳丽说,妹妹自杀或许是出于对家人的爱,想解脱自己和女儿,减轻丈夫负担,可给家人带来无尽的痛苦,“她们离开了,对这个家的打击是致命的。”



来源:澎湃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