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浙江 >

摇到外婆桥请我吃年糕,杭州有支“打年糕队”

来源: 浙江在线 |2018-01-09 20:46:00|
0

  浙江在线1月9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黄莺 通讯员 陈丽利 胡欣佳)“摇呀摇,摇到外婆桥。”

  这句童谣耳熟能详,下面几句你还知道吗?

  在杭州转塘街道外桐坞的村民礼堂上,写着全文“外婆请我们吃年糕,糖蘸蘸多吃块,盐蘸蘸少吃块,弟弟吃了快长高,舅舅吃了事业高,我么吃了成绩高。”

  过年,仿佛一定要吃块年糕,不仅图好吃,口彩也好。老底子的年糕都是打出来的,打年糕不仅是过年不可或缺的一环,也很当地的老底子的生活有密切的关联。

  虽然现在的年糕都随时随处都可以买,但是外桐坞村在近年又重新组建了一只打年糕队,大约在过年前一个月左右,就开始在村礼堂手工打年糕,打出来的年糕村民每人分一点,来游玩的游客可以花2元钱分享一块,还能购买。这就是已经延续了七届的“年糕节”。

  “我们年糕队有十五六个人,年纪最大的73岁,最小的也快60了,从筛粉开始,就是全手工的年糕了,每天打400斤,去年打了1万斤,除了村里分分的,后来都卖掉了。”年糕队的队长仇顺昌说,今年来预定手打年糕的人就不少,他们还准备了真空的新包装,想让手工年糕的路走得更远一点。

  老师傅们看着喜欢手工年糕的人越来越来,也有自己的忧虑:“我们打年糕都是从小打起的,很多功夫都在感觉上,现在的年轻一代,不要说抡起槌头只能打个六七下,蒸粉、搓粉的也没参与过,不知道这么纯正的手工年糕,我们还能打多少年。”

2.jpg

  年糕队的老师傅们

  每个人练得都是“童子功”

  打年糕,看起来挺简单,两腿叉开,双手抡起拿起打年糕的木槌头,往石臼里的年糕上打就可以了。力气大的多打几下,像记者这样的,抡都抡不起来,勉强凹个

  造型就结束了,但是年糕队里负责打年糕的几位师傅们,每个人每次要打20多下年糕,每块年糕的至少要5个人打,打百多下才能成。

  但事实上,我们看到是打年糕过程里最“显”的一关,就是冰山在水面的部分,而看不到的地方,比如搓粉、蒸粉、拨臼全部都是技术活,老师傅说起技巧来,就只有两个字“感觉”。

  比如专门负责搓粉的仇学礼,今年73岁,专门负责往筛好的年糕粉里加水,这是年糕上蒸笼前的一个步骤,问老师傅,水和粉的比例是多少,老师傅调调了水粉,然后大拇指和其它四个手指搓了一搓,回答“感觉干湿差不多,就好了”,因为实在说不准,“磨粉之前,米都要浸过水的,浸水时间长,我这里要少加水,浸水时间短,我这里多加点。”

  负责蒸粉的68岁的仇乃胜师傅,说起来蒸粉时间最好是在10分钟左右,但是仇师傅也不是个对着闹钟看时间的人,“有时一锅多点,有时一锅稍微少了点,火也有大小,所以不能硬扣时间,心里有数。”

  打年糕,还有拨臼师傅,坐在石臼边,一槌头下来,要给年糕翻个边,让石臼里的年糕边边角角都能被照顾到,到底每次要翻多少年糕呢?拨臼的老师傅答:“看一锤头下去的位置和力道。”

  这样看“感觉”是不是有点随意,不太符合工业化生产的流程,但这些老师傅们可都是从十多岁就和哥哥、父亲、甚至是爷爷们一起打年糕的,手里的“感觉”,都是童子功练出来的。

微信图片_20180105200757.jpg

  年糕也是把人“粘”起来的活动

  老底子都是几家人合伙打年糕的

  “具体几岁开始打年糕的,说不上,拿不动年糕槌的时候,就帮忙端年糕盘子,在边上蹭块打好的糕,大概我十几岁,能拿得动锤子了,打得动三五下,就打个三五下,打得动七八下,就打七八下,慢慢得就和成人一样,能打个20多下了。”今年64岁的金志量,是队里负责“打”年糕的一员。

  现在村里是一队人一起打年糕,而老底子打年糕,也不是一家一户单打独斗的事情,而是冬季集体的集体活动。

  “每家都要打年糕的,多的人家打200多斤,最少最少要打个50斤,一般70~80斤肯定需要的。“金志量说,打年糕也是把大家“粘在一起”的活动,“老底子下雪天还要多一点,我总是记得外面飘雪花了,家里就开始打年糕了。”

  他记忆里,打年糕的石臼和槌子都是集体的,等到了打年糕的时间,几家人家约好,一起去抬了石臼来,然后家里面的男人和女人各自分工,米是提前浸好、磨好的,然后女人集中在厨房里蒸粉,男人们都聚在石臼边轮流打年糕,“一般都是几家人家加班加点连着打个一两天,然后石臼和槌子就要轮到别人家去用了。”

  打年糕的几天,小孩子最开始,热气腾腾的年糕从石臼里拿出来,小朋友就可以“切”一块尝尝,多数是蘸着芝麻糖的,甜甜的,糯糯的,“以前没有零食吃的,大人给年糕一般都不会小块的,总是很开心的。”

3.jpg

  ▲体验打年糕的游客。

  而一起合作打年糕的几家人,说着家常,谈着事情,感情也越发好了。

  为什么在外桐坞这样的地方,过年时候年糕这么重要,打了七八十斤的人家,这些年糕要吃到什么时候去?

  “年糕,不仅是过年吃的,我们要吃到春天呢。”在一边的仇老村长接上了话。

  原来外桐梧所在的龙坞地块,一直也是出产龙井的地方,每年春节后,就开始了农忙,而清明之前,就有大量采茶工人就要来了,“采茶很幸苦的,早上起得早,干活多,一定要给人吃饱的,而年糕因为有大量的糯米在,最能填报肚子。”

  金志量说,“早上最方便就是年糕泡饭,有汤水,有干货,而且随手下点菜叶子下去,就连配菜也省了,五分钟烧烧好,五分钟吃吃饱,大家就天没亮,踩着露水就上山了。”

  如今,年糕队的手打年糕开打,村里的礼堂就成了超级热闹的地方,孩子们都往这里凑,看着像游戏,还能找到很多小朋友,空下来的打年糕师傅,在一边的桌上聊天,还能给孩子们讲讲小时候的故事,“打年糕,现在也不仅仅是为了吃年糕存在的,而是想通过打年糕,把村里人再聚起来,过年就是要这样,才有年味。”仇顺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