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财经 >

美团打车招兵买马,滴滴出行表现淡定 网约车补贴战会否重启?

转载于浙江在线 ||
0

  日前,多家媒体报道,隶属于美团点评出行事业部的“美团打车”将于近日登陆北京的消息,又将美团点评即将大规模开展打车业务的事件拉回民众的视野。而此前业内一直盛传的消息是,除了已经内测了10个月的南京,美团点评即将在7个城市展开打车业务,分别是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福州、温州和厦门。

  虽然美团点评官方对扩张7个城市的消息一直不予置评,但可以佐证这一消息的是,去年12月1日,美团点评创始人兼CEO王兴发内部信,宣布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出行成为四大业务之一。美团打车的全面入局,势必会冲击滴滴重要的打车业务,新一轮红包补贴战难道又要开始了?

  美团打车:何时开通,你说了算

  在结束打车补贴大战并与快的打车的合并后,滴滴打车已经占领了国内绝大部分的打车市场,神州、首汽、易到等都不足以撼动滴滴的位置。而相应的,各种补贴力度也在不断减弱。

  杭州80后白领王小姐表示,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用过滴滴了,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补贴减少后,有时快车价格跟出租车相差无几。不过杭州一位滴滴司机却表示,其实并没有感觉单量变少,不过接单奖励没有以前高了,平台还要抽成罢了。

  当听记者说起美团打车业务时,他表示自己所在的一个滴滴司机群中,有在南京的司机说,滴滴和美团打车相比,平台扣除费美团只要8%,而滴滴为20%。而在南京,美团对司机的奖励也比滴滴更多,“听说有早高峰的翻倍奖、满单奖、分时段满单奖、寒冬问暖奖等。每个人奖励也不一样,是奖励中心随机发放的。”同时,他也听说,南京因为有美团打车的存在,滴滴也在当地提高了司机端的奖励。

  可见,美团点评在打车业务上准备好了新一轮补贴大战。值得关注的是,去年12月28日,美团更是打出“何时开通,你说了算”的口号,承诺在报名达到20万人之后就开通该城市站点。杭州的该司机表示,他周围的很多滴滴司机也很期待美团能来杭州开展打车业务。

  对于美团点评来说,吃喝玩乐与出行服务本身就有天然的结合优势。例如早在2016年,Uber开始正式进军美国外卖市场,推出Uber Eats。现今,Uber Eats的流水占到Uber全球总流水的10%。

  而美团点评投资人、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曾评价该业务称,“王兴跟我讲要做打车业务的时候,我觉得是好主意。我从两个点考虑这件事,第一是用户有无需求。第二是市场痛点是否足够大,能不能带来改变。我们认为出行对于用户来说是刚需,而且出行市场足够大,虽然已经有了滴滴,但是依然存在痛点。另外,大概有30%的人打车去吃饭,和美团点评的用户群高度重合,这个事情有得做。”

  但目前,消费者们最关心的是,美团点评能否成为那只“鲶鱼”,引发新一轮补贴大战。有分析人士指出,美团打车采用了步步为营的推进策略,虽然对司机和乘客有奖励政策,但在各地网约车新政落地的背景下,美团打车不会大张旗鼓地展开补贴大战。这也是美团点评CEO王兴从团购大战以来的经营风格。

  滴滴出行:尔要战,便战

  美团点评在出行领域的布局引来了滴滴的反击。有消息称,滴滴出行内部一个十人左右的团队正在尝试做一款外卖产品,而这款外卖产品试水的第一个城市极有可能是南京。

  虽然滴滴方面对此不予置评,但此前滴滴布局外卖业务,事实上也已埋下伏笔。2015年11月,滴滴战略入股饿了么,滴滴CEO程维进入饿了么董事会。

  事实上,如今再进军出行业务看起来已经为时已晚,外界质疑将烧钱太多。

  网约车给人留下的最深的印象是曾经硝烟四起的补贴大战,2015年是补贴大战白热化的一年。为了抢夺市场份额,玩家重金投入补贴。随后,网约车政策出台,滴滴、优步宣布合并,网约车格局开始稳定,滴滴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其他玩家如首汽约车、神州专车、曹操专车、嘀嗒拼车等逐渐形成第二阵营,格局稳定后,司机和消费者的各种补贴也被逐渐取消。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称,美团点评要获取市场份额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打补贴大战,但目前国内的网约车市场已今非昔比,在美团点评进击的城市中可能产生新一轮补贴大战,但规模势必比此前滴滴、快的、Uber时代的规模小很多。

  值得注意的是,美团打车虽然上线在即,但滴滴尚未做出应激反应。参照此前滴滴CEO程维的看法,他对新竞争不以为然,“中国有350个网约车平台,美团打车的出现只是多一个竞争者而已。我们一路碰到了太多对手,美团肯定不是最弱的,但也未必是最强的”。当然,在核心业务地带,滴滴也不会放任对手抢走自己的蛋糕。程维在被问如果美团和滴滴打起来时,他给出了5个字回答:“尔要战,便战。”

  他表示说,市场是开放的,无数人都想做,但只有真正花心思为用户创造价值,才能活下来。而他认为网约车的主要壁垒是在于服务,快车的壁垒在于交易市场设计和技术能力,它是一个包括了技术、资本、效率、营销、品牌、政策等的全方位的竞争。

  “大家总是容易把其他业务理解的很简单。你很难想像做一个搜索引擎,百度和Google需要三万人,做电商京东需要13万人,链家有18万员工。当然如果你有能力,你可以把所有领域都做了,但本质上还是要敬畏每一个领域背后的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