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文娱 >

当年王世襄说了九个字 方才有了“木趣居”以及这本书

来源: 浙江在线 |2018-01-24 16:29:06|
0

  浙江在线1月24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李月红)1月21日,福泉书院。由福泉书院、晓风书屋主办的“明式家具——二十世纪的复兴之路”在这里举行《木趣居》新书分享会。

  主题很难得,“木趣居”。去年9月,在香港苏富比举行的这场只展不拍的展览上,世人得以首次观赏到目前流存世上最古老的、最大规模、最好的明代家具。

  主讲人十分难得,伍嘉恩。近几十年来,她在全球低调寻找明式家具踪迹,几乎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现在她觉得是时候出来介绍了。尽管冬雨蒙蒙,讲座吸引了来自武汉、昆明、深圳等多地爱好者前来聆听。

微信图片_20180124142923.jpg

  王世襄说了这样一句话

  浅白色套装示人,伍嘉恩的优雅很执着。书院的话筒频频断音,她总是笑笑,或是拍拍话筒,或者调整发音位置。一次次。

  她的讲座主题看似浅显,“明式家具——二十世纪的复兴之路”。

  讲稿10多页,娓娓讲述了明式家具近百年的收藏发展史。

  作为中国古代文化的“活化石”,目前留存于世的中国古代家具中,年代最早的是明代。

  明式家具,是中国传统家具的集大成者。它的线条简约,格局大气,气象秀雅,审美意象超越时空。

  最早注意到明式家具的,是一群外国人。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美国洛杉矶博物馆举办了最早的明式家具展。同一时期,德国人古斯塔夫·艾克来到中国,他痴迷于明式家具,通过多年的搜集、整理与研究,于1944年出版了《中国花梨家具图考》。这是第一部由外国人编撰的中国古家具的专著。

  此后,大批明式家具开始步入了辗转流离、漂洋过海的命运,分散在国外多家博物馆。

  这其中,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收藏颇丰。他们极具高效地搜寻明式家具,足迹遍及巴黎、伦敦、香港以及北京、上海和深圳等地,据说光差旅费一年就花掉了130万美元左右,可见其工作之热情和不计成本。

  在收集的过程中,他们更几乎每隔一两周就会派人把家具的照片送请王世襄做鉴定和考评,王世襄则对每一件家具都逐一鉴定并细写了文字说明。这些照片和文字说明后来又汇集成英文版的图录《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藏珍品》,而中文版的则成为王世襄先生编著的《明式家具萃珍》一书。

  当时“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不仅仅是收藏和展览,同时还办有馆刊,对明式家具做认真的学术上的研究并刊发了许多有价值的文章。这份馆刊名为《中国古典家具学会季刊》,彩色精装,是该博物馆的一项创举。

  1995年,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落实遣散其收藏,再次进入拍卖市场。王世襄曾感叹这批家具“能留着在一起就好了”。

  也正是因为这句话,伍嘉恩开始专注地进入到这一文化领域。


微信图片_20180124142847.jpg

  让它们在一起,给后代 

  伍恩嘉对传统文化的珍视,一脉相承于王世襄先生。

  王世襄先生说过:“研究古代家具,若能有所成就,必须从三方面下苦功,也就是实物考察、文献调研、工艺技法三方面结合,缺一不可。” 

  王先生是老派文人,说出的话像教书先生,又似随意聊天。

  伍嘉恩听了进去,还真的转遍了欧美博物馆,买来的家具书压弯了书架,又跑到库克先生的明式家具修理工厂学艺,“穿着背带裤打砂纸的女子”说的就是她。

  王先生鼓励伍嘉恩练习用汉语写信,否则他不一定回复。这让英文娴熟的伍嘉恩着实慌了一阵子,没有办法,只好拿着汉语字典写起信来。

  “‘木趣居’是王世襄先生赐名的明式家具特藏。‘木趣居’代表了明式家具艺术的巅峰,是我在王先生的庇荫下建立的。”伍嘉恩对王世襄的指导至今极为感恩。

  在《木趣居》一书中,开篇即为两人的书信往来。字字诚恳,那份对传统文化的珍视小心翼翼,却又是认真之至。

u=1986894827,2368040577&fm=173&s=9CA2743313EEE4EC5EF530DE0100A0B3&w=640&h=798&img.JPEG

  1995年5月28日,王世襄来信。信中,他用四段表达了首字取名“木”的想法。选择“趣”作为第二字,他挑了古代诗人写的9句古诗,来阐释明式家具的融汇合一。第三个字,则推荐了“居”“簃”“宦”,它们都念yi,他认为只有平声才响亮。

  “……

  首先我认为室名不宜长,字多了太啰嗦。三个字还是最好。

  为难在想来想去要切合家具和美丽的木材还只有一个“木”字。因为有关家具的其它字眼如:家具、家私、木器、长物、器用、器物、家生、动使、桌椅等等都无法放进室名,放进去后都不象话,成了不伦不类的名堂。因此只能用一个 “木”字。

  为了和已有的“嘉木堂”有区别,“木” 准备作为首字。避免作为第二个字。

  第二个字要和你本人结合得密切一些,也就是我上一信所谓的要intimate一些,要和做Gallery的名称(嘉木堂)不同,所以我想到“趣”字。“趣”最容易译成interest。

  ……

  总之 “趣” 字涵意包括对外象和内心的认识、理解、欣赏和所得到的乐趣,甚至对真谛、真理的悟彻。这就包括你对美材文理的欣赏,造形,花纹的喜爱,及明式家具艺术的真正理解及人与物神情的融会合一。

  ……

  第三个字不用堂、斋等字,而要家庭化一些,也有intimate的意思。通俗一些的可用 “居” 字。有居家之意。冷僻一些可从以下几个字选一个。这个字宜用平声字,不宜用仄声字。只有平声才响亮。

  ……

  王世襄 95/5/28”

  在即将举办“木趣居”展览时,王世襄再次亲笔撰写长信,连夜写 “望江南”六阕,赞扬伍嘉恩对美材文理的欣赏、花纹造形的喜爱,及深谙明式家具艺术的个中真谛。

  伍嘉恩说,王世襄对她的关怀与学习家具的指导,给了她收藏事业的方向以及无比的动力。“岁晚新春,先生会送我对联。也书写诗词赞扬我对家具的审美。”

  特殊的时代机遇造就了“木趣居”,此后再组织这样一套品类完整、精炼珍罕的明式家具,几已不再可能。

  寄情山水的文人,在明式家具中体味那种洒脱豪迈,“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不仅蕴含着中国文人的豁达精神,更承载着一种不浮不躁的生活态度。

  “在宋代,中国家具已经基本定型,从宋代的书画已经看到非常成熟的明式家具的影子,这就是中国明式家具的榫卯结构。从远古史河姆渡遗址中就已经存在至少40多种比较原始的这种设计理念的榫卯结构。”

  “我们的研究史非常短。王先生1985年出版的书里面才有绘图,解读了内脏榫卯结构。他花了三、四十年的时间,在书里用非常严谨的科学制度去整理了一套公丈名词语言,这两套东西没存在之前,大家是没法沟通的,基本上无法进入学术的领域,审美只能靠外观的审美。所以我们对中国家具研究学习现在才开始,是王先生给了我们工具。我们办这种建设展览,就是希望多一些人首先看到这个外形多么美,然后深入一点,能够慢慢进入研究的领域。”

  无论是办展,出书,还是公开讲座,伍嘉恩说,“建立木趣居的本意是组织一套有代表性的明式家具留在一起,给后代。” 而今,坚持多年,初衷未变。

微信图片_2018012414283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