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文娱 >

吴晓波《激荡十年,水大鱼大》回望中国企业四十年

来源: ?浙江在线 |2018-02-26 10:20:23|
0

IMG_20180225_140647.jpg

  浙江在线2月2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李月红)2月25日下午2:05,吴晓波出现在重装开业不久的杭州市庆春路购书中心四楼报告厅。报告厅内,已是人头攒动。

  身着紫色西服的他进门时,两侧站立的人群片刻骚动,让出一条狭窄的路。台前台后,架着分属不同媒体平台的摄像机,有电视媒体,也有签约拍客。现场负责的书店负责人在朋友圈里表示,报告厅还是要再调整一下。

  这是财经作家吴晓波的新书《激荡十年,水大鱼大》,全国巡讲会的第一场。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这个春天,吴晓波带着他的40年企业观察史适时出现在公众面前,试图延续为时代下定义的昔日辉煌。

  最近的一篇新闻报道称,上个月这本新书成为全国实体书店、网店经管类畅销书榜双榜第一。在经济新旧动能转换的当下,每一个中国人都迫切希望眺望到,未来还有哪条河沟会水量上涨,哪里会冒出新的大鱼。对于他们来说,这本书,是一个窗口。

  新闻记者,传记作者

  新书分享会从他的写作史开始。1996年,媒体出身的吴晓波,开始转向财经写作。那时,他给自己定下的计划是:每年写一本书、赚一套房。

  2001年,他的第一本百万册畅销书诞生了——《大败局》。这是一本放在手上令人发烫的书。讲了一个个国内很著名的企业,突然在它们“花样年华”的日子里突然灰飞烟灭,突然无声无息的倒下了,如同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突然的枯萎所给人们的震撼。

  接下来的6年里,这本书重印了28次,被评为“影响中国商业界的20本图书”之一。

  写完这本书后,吴晓波从体制内走出来。2004年,他去了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做访问学者。

  这4个月期间,他观察到一种有意思的现象: 美国对中国的认知几乎为零,60%的美国参议员没有出过国,90%没有来过中国。当吴晓波向他们介绍中国正在诞生一批农民企业家时,美国人觉得不可思议:农民怎么可能当企业家,他们的技术从哪里来等。

  在哈佛大学的燕京学社,吴晓波参加了他们的年会。为期两天的年会里,这个以研究东亚问题著称的学会里,讨论的重心是中国云南发现了一块石头,上面写着“女学”。

  这是2004年,美国人脑海里的中国印象。同样是在这一年,中国的联想集团收购IBM全球PC业务,跃身世界500强,成为中国科技公司收购国际巨头的经典案例。

  正是这种印象的不对称,直接促使了吴晓波希望写一本反映中国经济发展现状的著作。

  也就是后来的《激荡三十年》,他的第二本百万级畅销书。

  吴晓波以真切而激扬的写作手法描绘了中国企业在改革开放年代走向市场、走向世界的成长、发展之路。

  “过去的三十年是如此的辉煌,特别对于沉默了百年的中华民族,它承载了太多人的光荣与梦想,它是几乎一代人共同成长的全部记忆。”序中,吴晓波如是说。

  这套书的畅销,也为吴晓波带来了无上荣光。在他创立的蓝狮子出版机构里,有一面墙,上面标识了这些年出版的所有书目,华为、腾讯、平安、阿里巴巴、万科等100多中国企业的传记都出现在这里。

  过去十年,水大鱼大

  吴晓波坦承,新书《激荡十年,水大鱼大》是一本献礼改革开放四十年之作。作为《激荡三十年》续篇,至此完成改革开放四十年企业史完整记录。

  十年前,有人就曾经问过吴晓波,下一个十年,中国企业改革史怎样写。他说,没想到这个十年来得如此之快。

  古人云: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也就是说,一个人的成长中,30岁的心境,和40岁的心境是完全不一样的。

  吴晓波举了个例子,以我们的对外国策为例,10年前是“韬光养晦”,现在是“一带一路”,心境有很大的不一样。

  “对于过往的十年,如果用一个词汇来形容,您的答案是什么?”当吴晓波将这个问题抛给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周其仁教授时,这位善于用简洁的表述把深刻的真相披露出来的教授,回答说:“水大鱼大!”

  的确是水大鱼大。听着这话,吴晓波的大脑顿时出现一幅景象:一个辽阔的水域中,有很多大鱼,还有小鱼,各自竞搏风浪,蔚为壮观。

  这十年的场景,似乎可以用一些数据来呈现:

  经济总量:增长了2.5倍,

  人民币的规模总量:增长了3倍,

  外汇储备:增加了1.5倍,

  汽车销量:增长了3倍,

  电子商务:在社会零售总额中的占比增长了13倍,

  网民数量:增长了2.5倍,

  高铁里程数:增长了183倍,

  城市化率:提高了12个百分点,

  摩天大楼数量:占到了全球总数的七成,

  中产阶层人口数量:达到2.2亿,

  每年出境旅游人口:增加了2.7倍

  ……

  在吴晓波看来,急速扩容的经济规模和不断升级的消费能力,如同一个恣意泛滥的大水,它在焦虑地寻找疆域的边界,而被猛烈冲击的部分,则同样焦虑地承受着衍变的压力和不适。

  它既体现在各社会阶层之间的冲突、各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与妥协,同时,也体现在中国与美国、日本、欧盟,以及周遭邻国之间的政治及经济关系。

  大水之中,必有大鱼。

  在这十年当中,中国公司的体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在世界500强的名单中,中国公司的数量从35家增加到了115家,其中,有四家进入到前十大的行列中;

  在互联网及电子消费类公司中,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市值分别增加了15倍和70倍,闯进全球前十大市值公司之列;

  在智能手机领域,有四家中国公司进入前六强,而在传统的冰箱、空调和电视机市场上,中国公司的产能均为全球第一;

  在排名前十大的全球房地产公司中,中国公司占到了7家。全球资产规模最大的前四大银行都是中国的。

  ……

  吴晓波打了一个有意思的比喻,如果把上海杭州浙江加在一起,成立一个长三角共和国,那么这个“共和国”的GDP大约在全球排第9位,仅次于意大利,超过韩国。

  来讲座的前一晚,一个朋友给他发来微信,德国保时捷董事会成员将要集体来中国。来干嘛呢,学习电商。

  这就是吴晓波所感知的,过去十年中国经济的发展变化。

  经济变革,四种动力

  “所有的问题,都还没有答案”,吴晓波坦承。过去这十年,是一个越来越庞大的世界,越来越需要理性看待。

  理解的复杂性,从两套书的编年体写作就能看得出来。在《激荡三十年》中,1978-2008年的所有商业大事记,基本是发生在商业领域。而在《激荡十年,水大鱼大》中,年度商业事件的选择上,开始出现社会的、文化的事件因素。

  比如,在他罗列的2009年度商业事件中,夏季奥运会在北京举办、四川汶川大地震等出现;在2012年度商业事件中,最后一条是“北京暴雨导致79人死亡”等。

  吴晓波认为,过去十年里,中国人的信息获取、社交、购物、日常服务以及金融支付等生活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中国商业投资界发生了基础设施级别的巨变——以互联网为基础性平台的生态,重构了商业的基本逻辑。

  正是基于此,透过这十年企业史的无数细节,吴晓波认为,在缺乏长期性顶层设计的前提下,中国经济变革的动力来自四个方面:

  第一个是,制度创新。四十年来,恢复及确立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角色与作用,一直是中国治理者在持续探索的方向,其间的稚嫩、反复及彷徨,构成了改革的所有戏剧性。

  第二个是,容忍非均衡。它包括“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东南沿海优先发展,给予外资集团的超国民待遇等。

  第三个是,规模效应。庞大的人口规模为中国的创业者提供了巨大的成长红利,这使得每一个产业的进入者都有机会以粗放的方式完成自己的原始积累,然后再此基础上,建立核心竞争力。

  第四个是,相对于制度创新的反复性,技术的不可逆性打破了既得利益集团的准入性壁垒,从而重构产业范式,并倒逼体制内改革。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技术的破壁能力将在更多的领域中持续发酵。

  1978年,万物开春;2008年,三十而立;2018年,四十不惑。站在中国以新兴大国的姿态立于历史的临界线上,吴晓波认为,在这一轮改革开放中,中国民营企业从无到有,富有创新的民营企业家精神深刻地影响了社会的各个领域,并重新塑造了一代中国青年。他们在改变自己命运的同时,参与了这个国家经济崛起的全部李成,它壮观、曲折,也充满了种种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