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文娱 >

回归之心情系故乡 丁立人艺术展打动人心

来源: 浙江在线 |2018-03-27 14:39:25|
0

 W020180327470694180618_600.jpg

  浙江在线3月27日讯 (浙江在线记者 刘慧)3月27日,“回归之心——丁立人艺术展”在浙江美术馆开展。展出的作品有重彩、剪纸、印钮等多种形态,注入了丁先生对家乡的感念情怀。家乡的山水,家乡的人,家乡的戏……瞬间转化为艺术的心迹图像呈现在观众面前。

  当代著名画家丁立人,1930年出生于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上海理工大学设计艺术学院教授、广东工业大学兼职教授。早年曾就学于南京大学、山东大学及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丁立人擅用彩墨、雕刻、剪纸等艺术手法,同时汲取中外民间艺术营养,诸如传统板画、刺绣、石雕、壁画等等。他突破了西方自然主义和东方文人绘画的思想,创造了一条崭新的艺术风貌。其作品洋溢着艺术家强烈的生命力,激情浓郁,天真烂漫,睿智而淳朴,深邃而单纯。他对中国的三代玉器、秦汉石刻、近代的木版年画、剪纸以及非洲、爱斯基摩人等艺术兴趣浓厚。他的创作渗透了他对艺术的执著与坦诚的人生情怀。旅法画家赵无极认为丁立人的艺术是中外传统艺术的浓缩与发展。

  丁立人6岁开始学画。上世纪50年代初,高中毕业他考取了美术学院。但是,在学校只呆了几个月,就匆匆地离开了。因为他对绘画有自己的要求——开创一条艺术的新路。

  艺术作创是一种虔诚的工作,虔诚度决定艺术品的质量。有人说:“艺术即道德”是很有见地的。从事艺术就是追求真、善、美。丁立人对此早有觉悟。他向往的是单纯、真挚、朴素的境界,并不是精致、巧妙的技艺,所以,他选择的老师是史前艺术、民间艺术、儿童绘画及东西方艺术。

  上世纪60年代初,丁立人的一幅版画有床单那么大,题材是乡间风俗,用翠绿的染料,印在暗黄色的牛皮纸上。刀法不加修饰,人物造型无拘无束,构图很简便,一切都像信手拈来,走上了一条全新的创作之路。

  “在信息时代,作品的民族面貌是容易被人忽略的。作品体现不出民族性,即使广泛摄取营养,获得高度技巧,也会淹没在世界艺海之中。”从丁立人的画作中,依稀可见汉画的结构,魏画的造型,以及民间版画、年画的色彩,民族气息十分浓郁。这是由于他不仅热爱中国民族美术,而且天南地北广泛收集、研究民间美术,日积月累,水到渠成。丁立人除了绘画,还创作木雕、石刻、印章等,每个项目都有他自己鲜明的观念,崭新的面目。

 

回归之心

  丁立人

  家乡山水自然包括天台山,天台山在我心中,还是主要的山。因为,它是我童年的山,凡事与物一入童心,便会跟随一生,便是永远。

  天台山,老得记不清它的年龄,两千年以上吧,不止,远远不止。

  这两千年来,天台山没变,名称没变。然而,人变了。人是山的主人,人主宰山,主宰寺,人变了,寺也变了。人不变,不是今人,寺不变不是今寺。

  我初次上天台山,时在1938年,我年八岁。那时天台山不同于今天的天台山。那是的天台山深深地印在我的脑子里,就是这个第一印象使我念念不忘,以至于后来的天台山都进不了脑子,全无印象。故此,我画出的天台山全是那时的天台山,那时的山,那时的水,那时的寺,那时的云,还有那时的僧人。

  我六岁时,就接触到戏,家乡的京剧,家乡的越剧,家乡的乱弹,道情等地方戏。

  家乡演戏,没有豪华的戏院,讲究的戏台,全是在庙里,或者广场上搭个棚子,看戏的人站着看。

  戏班子很不正规,演员没名气,还是些老弱残病,唱腔跑调了,牙齿漏风了。武打动作不灵活,有时失手,跌倒都爬不起来。

  可是,这戏土气十足,乡味浓郁,台上的一举一动全牵连着台下观众的心,实在是比大都市里设备精良,座位舒适的高档戏院的演出看得动情。

  我庆幸,能看到那时的戏,更庆幸的还是我会把那时的戏画出来。

  剪纸,古老的艺术,他遍布中华大地,是艺术的母语。

  手,劳动创造了手,手又造出万物,手成为人的特征,赞美手,歌颂手。

  中国是雕塑古国,也是雕塑的大国。传统雕塑根深叶茂——三代玉器、青铜器、秦汉砖瓦……印钮是方寸之雕,但制作时,心仍然惦着霍去病墓前的石兽。

  水门是一个小村庄,那里住着我的外婆,孩子对外婆的感情可以超过祖母乃至母亲,我每年都去看他,一年还不止一次,外婆家距我家十四华里,要走着去,小时母亲抱着我走,少时父亲牵着我走,后来我长大了,独自一人走。再后来外婆去世了,我仍然要去水门,因为水门有她的影子,我把水门当作外婆。

  走水门这一路,经过多个乡村,景色醉人,把我看外婆的着急心情给缓去了。

  浙江是我的故乡所在,杭州是我的母校所在,在西湖边展出我的作品,很是欣慰。

  此刻,我和我的手艺品在浙江美术馆中,我年已八八,有落叶归根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