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财经 >

林志玲的小背心来自桐乡夫妻店?这是浙江制造的新风景

转载于浙江在线 ||
0

  浙江在线4月2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夏丹 章卉)红楼梦中形容王熙凤“人未到笑声先到”,桐乡市欧莉服饰有限公司的耿亚贞便是这样的伶俐女子。

  “这件林志玲穿的小背心就是我们做的。”耿亚贞领着大家穿过车间来到样衣间,拎起一件精致的女装,掏出手机翻出照片给大家看。

  如今,米兰参展、深圳走秀、上海时装周、五月北京走秀,一时之间,从居民楼里小作坊起步的“欧莉”,成了各大时装周的常客。

  在浙江乃至全国,类似的故事还不少。这背后的神秘推手——共享工厂,正从默默无闻到引人注目。它,真有这样的魔力?

  “裸妆”的共享工厂

  想要看清共享工厂的模样,桐乡是个好去处。

  三月底,草长莺飞的江南,却刮着莫名凛冽的风。与春天的孩儿脸一样无常,桐乡的毛衫产业也在经历冷暖交替的变化。

  穿着唐装、一脸佛相的余群,是桐乡亨奴服饰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这家企业擅长做唐服宋锦、针织面料,和大多数同行一样是从外贸转回内贸的。

  最辉煌的时候,曾经为APEC国家领导人定制礼服, G20杭州峰会也有参与生产。去年逐渐成为定制工厂。

  因为活好,这家曾经为大牌代工贴牌的小服装厂迎来了春天。客商在桐乡挖地三尺,找到了他们。

△桐乡唐装生产企业引来众多客商。张迪/摄

  做服装的都怕抄样。危机意识和创新能力缺一不可。

  余群如数家珍地领着涌金君参观:“这是我们设计的唐装。上面有我们公司员工申报的手工盘扣、手工针技法,这些不仅获得了专利,还都申请了服装的非物质文化人传承人项目。”

  加入淘工厂,余群几乎没有纠结。“好处很多,资源共享,可以和其他工厂形成联合工厂,实现优势互补,结合不同工厂擅长的款式和工艺。”他说,公司具有设计打款能力,但在打开国内市场尤其是对接销路上一直没有抓手。

  不是没有努力过。过去四年,他们一直在尝试和线上销售结合。为了找到可靠的合作伙伴,亨奴的销售团队曾经在淘宝天猫按照类目一家一家去联系,可惜效果甚微,匹配程度极低。打100个电话有一家意向客户就已经万幸。尤其是外地客户,很多都误解他们是骗子,被拉黑、被投诉、被封号是常有的事。

  后来,为了找合适的买家,整个公司销售团队晚上9点以后加班。为什么呢?余群介绍说,大多淘宝卖家的客服晚上9点下班,之后会有老板自己当客服,接触洽谈成功率高。

  加入淘工厂,平台通过大数据精准匹配淘宝卖家和工厂。类似顺风车拼车功能,淘工厂平台会把有生产需求的商家和有生产能力的工厂,借助大数据进行精准匹配。分析同类商家和商品聚合,预测商家预期销量,数据传递给工厂灵活调节工厂产能。

  入驻淘工厂3个月,余群的公司入驻不到10天就接到1700多件价值11万元的订单,之后又返单5万元、2万元最近又有返单,连续追加了3次订单。这在从前是难以想象的,因为传统贸易一笔订单最多追加一次。

  3月对于针织毛衫加工企业是往常的淡季,一般秋冬装的加工都要在下半年开始,而欧莉服饰的车间里没有一个闲人。

  原来,加入淘工厂后,来自线上的订单让工厂不再有淡旺季的差别。比如这个时节,厂里就加工赶制来自各种设计新款样衣。

  如果说桐乡的服装共享工厂依托于阿里巴巴1688淘工厂平台的话,那么诸暨的袜业共享工厂更多是政府有形之手与市场无形之手的撮合。

△传统纺织行业如何实现转型升级?共享发展是一条思路。张迪/摄

  诸暨草塔镇,袜业是主要块状产业之一,如何转型升级一直是个难题。

  2017年,草塔镇试点推广“规模企业+小微”捆绑发展模式。在全镇遴选5家外向型规模企业和100家优质加工户(小微企业),由规模企业提供厂房宿舍、管理、订单,加工户提供工人、机器等生产能力,以车间模式进入规模企业。

  这么一来,原来的小作坊变成正规生产车间,吸收了企业规范的管理制度,生产效率、产品质量得到大幅度提升,单台袜机利润比往年增加了三分之一以上,职工待遇也提升了。

  对规模企业而言,不用花钱购置设备就能扩大产能,具备更强的市场竞争力。

  共享工厂共享什么?

  涌金君注意到,目前共享工厂在浙江、广东、福建等制造业大省,尤其是在服装领域,发生了很多成功案例。那么共享工厂,究竟共享什么?

  我们不难发现,共享工厂的产生,既有富余的需求与闲置的产能间的成功匹配,又有产业升级需求与分散的产能的彼此需要。

△共享工厂为纺织企业带来了新的机遇。张迪/摄

  前者比如余群,一方面他拥有设计能力,想从外贸转内销,却苦于找不到可以为其加工的厂家,另一方面很多小而美如欧莉服饰的加工厂,因为淡旺季原因产生的产能闲置淡旺季之困很难突破。

  于是,当淘工厂找到了这一痛点并提供平台服务后,余群的需要和加工厂的烦扰迎刃而解。

  再说诸暨,量大价廉的袜子,一度成为诸暨代名词,打破外界的刻板印象,一直是诸暨的夙愿。在这个过程中,有多种尝试,诸暨草塔镇通过共享产能,既减少低小散的袜业作坊数量,又让成长性好的规模袜企获得更大发展。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所谓共享工厂,共享的其实是产能。

  当前,制造业产能共享主要是指以互联网平台为基础,以使用权共享为特征,围绕制造过程各个环节,整合和配置分散的制造资源和制造能力,最大化提升制造业生产效率的新型经济形态。

  此前,国务院在《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里也强调,要推动中小企业制造资源与互联网平台全面对接,实现制造能力的在线发布、协同和交易,积极发展面向制造环节的共享经济,打破企业界限,共享技术、设备和服务,提升中小企业快速响应和柔性高效的供给能力。

  为什么市场经济发展到如今的阶段,会有共享产能的需要?用一句时髦的话作答,那是因为“我们不一样”。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越来越多个体拥有了享受个性化需求的能力。在此背景下,之前工业化发展过程中的批量化生产变得越来越不合时宜,快速满足个性化需求的柔性制造,成为企业未来生存之道的关键。

  需求推动变革,科技让变革发生。加之当前,以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等为代表的技术革新,恰恰顺应了这种变化。

  这正是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吧。

  共享能化腐朽为神奇?

  和余群一样,欧莉服饰上线淘工厂后开始对接小订单。耿亚贞说,可别小看了做小订单的小工厂,因为客户中不少合作设计师,所以从欧莉做出去的女装走上了各种时装周。

  去年耿亚贞通过淘工厂接到11万件订单,今年到目前为止预订单已经超过20万件。2017年公司的销售额做到了2000多万,她自信地说今年可以冲4000万。

  “这在传统加工厂是不可想象的。各大秀场那种参与感,看看潮流嗅觉,要把单一的针织的纱线创造变化对我们要求也在不断提升。”在耿亚贞看来,依托淘工厂除了共享闲置产能外,更大的价值在于能够拿到离市场更近的订单,直接和潮流趋势接触,也提升了整个加工工艺和能力。

  近期她的丈夫带着骨干团队奔波各大秀场,以便对今年秋冬流行趋势作出准确分析。

  共享工厂这一新生产模式,成就了耿亚贞的夫妻老婆店,真有点神奇。目前,在淘工厂平台上有超过2.5万家工厂专门为定制化需求服务,已经形成一套个性化柔性生产的供应链。

△高大上的服装卖场里,其中就有产品来自共享工厂。张迪/摄

  与民生领域的共享经济相得益彰,国内制造业领域的共享工厂表现异彩纷呈。

  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最新发布的、首份反映制造业领域分享经济发展状况的《中国制造业产能共享发展年度报告(2018)》(以下简称“报告”)显示,近两年来我国制造业产能共享开始起步,初具规模。

  报告显示,2017年制造业产能共享市场规模约为4120亿元,比上年增长约25%,通过产能共享平台提供服务的企业数量超过20万。

  报告还强调,制造业产能共享是重构中国供给侧生产结构的重要途径,也是推动中国制造转型升级、激发经济增长潜力的重要动能。

  此话如何理解,举个例子:在从前,同一件单品,传统服装企业一开工就是上万条。如今在共享工厂的模式下,可以将一件单品从100件起做。如果这件单品不适合消费者口味,损失最多是100件,而传统品牌的损失上万条。这也正是库存成为服装企业死穴的重要原因。在个性化时代,靠生产规模大摊大饼的老思路发展的服装企业举步维艰。

  工信部的赛迪智库研究认为,制造业分享经济能够将企业闲置的生产能力商品化,形成一种全新的零边际成本经济运行体系;能够减少交易成本、降低准入门槛、提高资源周转率,对提升制造业供给质量、扩大有效需求、增加灵活就业有重要影响。

  共享工厂改变了生产、技术、物流、人才、资本等资源的原始配置方式,催生了基于网络和平台的新型生产方式,已成为制造业分享经济发展的主要模式。

  正如报告也提到,由于传统工业思维的限制、技术基础较弱、制造业本身产业链复杂等原因,目前我国制造业产能共享的发展还存在包括对制造业产能共享重要意义认识不足、工业互联网发展尚不成熟、企业信息化基础较差等问题。

  尽管发展中存在一些问题,报告预测,制造业产能共享有望成为未来共享经济主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