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浙江 >

遇见网红村 | 乡愁且留下 栖真古村将纯真“栖”住

来源: 浙江在线 |2018-05-09 14:57:17|
0

  编者按:这是一片希望的田野。眼下,嘉兴农村大地上正开启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新华章。乡村且留住,这里不仅可以安放乡愁记忆,也能承载幸福梦想。寻找乡村振兴的秀洲样本,遇见“网红村”今天走进油车港镇栖真村。

  栖真,一个被岁月浸润的古村。

  北宋年间,这里就有“地广境幽,绝无尘迹,足可栖真养道”之说,成就栖真之名。栖真寺,相传曾与杭州灵隐寺齐名。栖真村,就因驻地栖真寺而得名。

  栖真村依水而生,位于嘉兴城区东北9.5公里处,四水相拥,全村水域面积2000亩。

  春日午后,行走于栖真村,我们不禁放慢了脚步:诉说着旧时丝织业芳华的茧站、承载着几代人儿时记忆的老街、操着老式剪刀的剃头匠……初遇栖真,就像结识一位老人,在其沧桑的眉宇间找寻昔日故事。

  一座座古石桥纵横在河道间:麟湖桥、步云桥、荷花浦桥……时间,为它们雕刻出厚重的美感。桥身上的花纹、桥两侧的楹联,依稀可以寻见昔日的时光。

  夏夜,坐在桥上乘凉;放学后,躲在桥下捉迷藏……对于90后姑娘殷慧,漫步古桥,既是怀旧,也是追寻。因为,静卧了上千年的麟湖桥,曾是她每天上学的必经之路。

  在栖真村出生、读书、长大。大学毕业后,殷慧又选择回到栖真村。现在,她是村里的文化专管员,常常走村串户,策划组织大大小小的文化活动。“村里也有舞台,让我放飞梦想。”殷慧说。目前,栖真村内已有四座古桥列入嘉兴市级文物保护点。这些古建筑成了风景,慕名来栖真村旅游的人也越来越多,偶尔碰到问路的游客,她也在村里客串“导游”。

  小村愈发生动起来。去年,栖真村提出打造非遗小镇,对照史料,启动古桥、老街、栖真茧站的保护与修复。“不求过分装饰,只需再现原貌。”栖真村党支部书记吕照荣说,保护古村落,需要原汁原味地保留老味道。接下来,还有个大工程——延伸千亩荡栈道,延长栖真的风景线。

行走在栖真村,令人惊艳的,还有一幅幅将黑瓦白墙变得格外靓丽的农民画。

  绘画,改变了栖真村村民缪惠新的人生:第一个到北京、法国、美国和日本举办个人画展;第一个拥有经纪人;第一个被美国《时代》周刊报道,并被评为“亚洲十大艺术家”之一;第一个被誉为“东方毕加索”的人……

  缪惠新创造了秀洲的诸多“第一”,可是这些都没有改变他,一个热爱画画的、倔强的农民。用自己的画笔,画自己的生活,在自己村里展现,是这个农民画家的梦想。

  见到59岁的缪惠新时,他正满头大汗忙着搬砖。“装修一下小院子,打算以后每年生日,在村里办个小型画展。”缪惠新盘算着,明年退休后多邀请一些朋友,到栖真村来做客。

  现在,缪惠新已不务农,家中的三亩九分地,承包给了别人种葡萄和荷花。而谈起画画和老家栖真,依然能感受到他情感中的张力。“我始终是个离不开故土滋养的农民。”缪惠新说,他画的就是村子最朴实的模样:母亲眼里的忧虑、村民看戏时的兴奋、街巷中乱跑的小狗……

缪惠新最喜欢的作品之一——《乡情》

  “你看,那家院子里的菱桶,小时候经常看到的”、“看见河里的网了么?儿时最大的乐趣就是放学后去捉鱼虾、摸螺丝”……在栖真村,游客们总能发现这样或那样的惊喜。

  曾经寻常巷陌,多年后,却成了记忆中回不去的故乡。而对于在乡村生活过的人来说,栖真是随处能找到儿时记忆的地方。眼下,越来越多人向往乡村,大概就是想回归纯粹的生活,就像栖真,这个简单真实的古村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