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国内 >

网络安全法强化标准筑牢行业发展根基

来源:浙江在线 | 2016-11-08 |
0

未来网北京11月7日电(记者 吴意茹)“我们出台网络安全法,是对网络安全的很好地法律保障。这部法律将来会成为统领我国网络安全法律体系的顶层法律,对于体系的完善和相应的执法效率提高都有非常大的意义。” 北京邮电大学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谢永江向未来网记者表示,行业内非常关注网络安全法草案的相关情况。

  11月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举行了闭幕会,常委会组成人员155人出席,出席人数符合法定人数。会议以154票赞成、1票弃权,表决通过了网络安全法。

  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 立法明确顶层架构

  “在当今的信息化时代,网络已经深刻地融入了我们的经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网络安全这个问题已经成为关系国家安全和发展、关系广大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问题。”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经济法室副主任杨合庆表示,网络安全法草案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网络安全,多次讲话中强调“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总体国家安全观出发,对加强国家网络安全工作作出了重要的部署,对加强网络安全法制建设提出了明确的要求。

  “制定网络安全法是适应我们国家网络安全工作新形势、新任务,落实中央决策部署,保障网络安全和发展利益的重大举措。”杨合庆如是说。

  随着近年来国家网信事业的迅猛发展,有着7亿网民的中国成为了一个网络大国,中国经济和社会已经高度依赖于信息网络,网络安全直接影响国家安全、经济发展,同时。中国也是面临网络安全威胁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网络已经渗透到整个国家、社会、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总体安全观里的11项都跟网络安全有关系,所以网络安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谢永江说。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络安全协调局局长赵泽良则表示,制定网络安全法就是要维护网络空间的国家主权,就是要维护网络空间的国家安全,就是要维护公共利益,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在网络空间的合法权益。

  “肯定是一个里程碑的事件,我在朋友圈里也说我对这个法期盼已久了。” 中国网络安全产业联盟秘书长陈兴跃说道,“网络安全法正式把中国网络安全的顶层架构明确。对于网络安全的重点领域,比如基础设施、网络安全参与方和服务方的责任、从业人员的要求等体系的网络安全的基本问题和要求以法条形式做了明确。”

  内容丰富 网络安全标准化写进法条

  “第一,网络安全法明确了网络空间主权的原则。第二,明确了网络产品和服务提供者的安全义务。第三,明确了网络运营者的安全义务。第四,进一步完善了个人信息保护规则。第五,建立了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护制度。第六,确立了关键信息基础设施重要数据跨境传输的规则。”杨合庆指出,目前网络安全法有七章79条,内容十分丰富。

  未来网记者注意到,在网络安全法草案众多内容中,多次提到了“标准”。标准化日趋成为互联网行业广泛重视的目标。

  “大家都认为网络技术的竞争实际上就是标准的竞争,如果掌握了标准就可以掌握网络安全产业包括整个互联网行业的话语权。”谢永江表示,网络空间里主要还是技术空间,基于互联网技术研发的相关标准就成为将来网络安全产品的标准。

  陈兴跃给未来网记者阐述了标准的具体内容。据他介绍,标准涵盖很多方面,是一个很庞大的工程,如大数据安全、自动控制设备的安全、智慧城市的安全框架体系建设、安全体系标准制定等。“国家也在加紧推进中,不是一个简单的标准可以覆盖的。随着技术和应用的进步以及长远的变化,标准也会有过时和更新的需求。”

  陈兴跃表示,中国网络安全产业联盟已参与到网络安全国家标准的制定,从法律、标准规范、后续的认证检查、服务、信号建设指标要求都会落实对安全的保障,落实安全责任。

  “网络安全法将推进整个社会对网络安全的重视,也会增加对网络安全总的社会投入,对网络安全产业的发展会起到非常重要的推进作用。”陈兴跃向未来网记者表达了他对于网络安全法的期待。

  安全是发展根基 安全可控不等于贸易壁垒

  除了标准之外,网络安全法还提出了“安全可控、自主可控、安全可信”等要求。而这一要求引起了部分人的担忧,认为这将抬高国际互联网企业进入中国市场的准入门槛。

  “我们的网络安全法不是要限制国外的技术、产品的进入。”赵泽良表示,网络安全法是中国网络安全首部综合性、框架性的法律,这部法内容非常全面,每一个条款都进行了认真研究和论证,每一个条款都广泛地征求了意见,每一个条款应该说都符合国际贸易规则。

  谢永江对此表示赞同,他说,“贸易不是说完全自由的贸易。贸易也应当遵循维护国家安全。WTO规则里也有国家安全的例外。如果一个国家为了国家安全的需要,可以对贸易采取一定的限定措施,也是国际认可的规则。”

  “为了安全需要,我们采取相应措施并不是设置贸易壁垒,这是我们在国家安全和网络产业发展方面寻求一个平衡点,这是非常必要的。”在谢永江看来,发展固然重要,但若是没有安全作为基础,发展的将来可能是“空中楼阁”,而处在高风险状态下的发展难以持续。“不能让这么重要的网络安全产业处于“裸奔”状态,需要有必要的防护。”

  同时,谢永江表示,境外互联网企业的担忧其实是不必要的,“中国市场是开放的市场,对于国内国外的企业都是一视同仁的标准,并不存在专门针对外国的歧视,进入中国市场遵守中国法律是一个基本的要求。”

  “网络安全法没有针对国内国外企业的不同,在中国开展网络安全业务、提供相关服务的大型互联网公司,拥有很多数据,它有很重的网络安全责任要求。”陈兴跃认为,任何企业都需要承担起各自的网络安全责任,切实维护中国的网络安全和国家安全。

  谢永江强调重一个国家的法律,才能真正地进入到市场,才会被大众认可。“互联网企业自己得认识到这一点,并不是它所认可的价值就属于世界的最高价值,必须遵守任何国家的法律。”

  随着中国大数据战略、网络强国战略、互联网+行动的推行,随着网络安全工作的进一步加强,特别是网络安全法出台以后中国网络安全工作步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中国的市场会更加扩大,中国市场的秩序会进一步规范。

  “我想中国对外开放的决心坚定不移,执行对外改革开放政策坚定不移,中国维护网络安全是坚定不移的,中国维护广大用户在网络空间的安全和利益是坚定不移的。”赵泽良坚定地表示,“无论是哪一个国家的企业,哪一个地区的企业,只要遵守中国的法律,遵守中国的行政法规,只要他是真心地维护中国广大消费者的利益,我们欢迎他进来,同中国共同发展,一起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