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今日热点 >

"渝新欧"向东方大港伸出橄榄枝

来源:浙江在线 | 2016-11-24 |
0

浙江在线11月30日讯 从重庆江北机场驱车,一路向西,临近西部物流园区,一个巨大的“零公里”雕塑映入眼帘。这里便是渝新欧国际大通道的起点,出新疆,跨欧亚大陆,绵延11000多公里,直抵德国杜伊斯堡。

  “今年我们已开行了300多趟渝新欧班列,其中重庆始发200多趟,欧洲始发100多趟,基本上每天就有一班。”11月28日,主营渝新欧班列的重庆联集信息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波告诉我们。

  在距西部物流园10公里处,源于宁波的跨境电商巨头“蜜芽宝贝”的理货员,正在仓库内包装来自德国的奶粉。去年6月26日,一班满载着“蜜芽宝贝”从德国进口净水壶的集装箱班列抵达西部物流园,成为渝新欧开通以来首单跨境电商产品,重庆市市长黄奇帆为其启封开箱。“现在,重庆保税仓日最高发货量达12万单。”“蜜芽宝贝”重庆保税仓总经理罗凯楠说。

  2011年,重庆在全国率先开行中欧货运班列渝新欧。目前,这条西向通道已经成为中欧贸易的主动脉,也是重庆对外开放的一个标签,并带动了义新欧、武新欧、郑新欧、蓉新欧等中欧班列的推出。

  从地理位置看,重庆是“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在陆地上的交会点,也是长江经济带的龙尾;宁波则是“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在海上的交会点,长江经济带的龙眼。长江是全球运力最大的内河,如何让龙眼、龙尾遥相呼应,舞动整个长江经济带?

  我们在重庆采访时发现,宁波的深水良港与重庆的渝新欧大通道可以实现优势互补,而其中的桥梁正是宁波大力发展的海铁联运。“重庆及周边地区有大量商品需要借道沿海港口出口,但江海联运受到长江水位、三峡大坝开闸时间、江船接驳等各种因素影响,耗费的时间很长,一般在15天以上。”宁波港东南物流集团重庆办事处副经理张宏伟说。

  与江海联运相比,海铁联运具有运输时间短、班列数量多等特点。今年9月,重庆涪陵区一家企业生产的10个集装箱胶鞋原料,搭载火车从重庆始发,经过8天时间,来到北仑港口,随后装船运往印度。这是宁波重庆间首次尝试以海铁联运方式开展合作。

  具有前瞻眼光的宁波企业家,率先从渝新欧大通道中发掘了新商机。去年,我市的铁大大网与重庆西部物流园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在线上整合渝新欧等中欧班列信息,提供定制化的“门到门”供应链方案。目前,已有数量不菲的宁波服装、家电等传统出口商品,经铁路运到重庆西部物流园,然后再编组搭载渝新欧出口到欧洲。与此同时,我市跨境电商企业采购的德国和中东欧国家的牛奶、葡萄酒等跨境电商产品,通过渝新欧通道登陆宁波。

  宁波市发展规划研究院副院长刘兴景博士认为,宁波和重庆都拥有国家级铁路集装箱中心站,在构建海铁联运方面拥有先天优势和巨大的合作空间。我市不妨和重庆开展深度合作,到当地建设无水港,开行海铁联运固定班列,降低运输成本,构建起甬渝间的物流合作黄金大通道,为长江沿线省市提供集货、拼箱等一揽子解决方案。